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刚出狱(x)虽然已经迟了但还是生日快乐TAT!

黑研/I found you

1

黑尾从睡眠中清醒过来。 

床头的电子钟显示时间是傍晚六点。正是一天里昼夜交接的时刻,在晦明不定的光线里,液晶面板上的红色字迹好像困兽饥饿的眼睛。

头顶的输液架提醒了黑尾,此刻他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


轻轻的敲门声把他从胡思乱想中拉回现实。没等黑尾应答,门就从外面打开了。研磨拎着饭盒走进来,用空闲的那只手把企图坐起来的黑尾按回床上,熟练地摇起床板。

餐具在面前被一字铺开,前一秒还在装死的黑尾立刻手忙脚乱地想要抢过饭勺:“我自己来……”

“别动。”

“唔……”勺子被猛地塞进嘴里,黑尾不由发出一声悲鸣:“……禁止虐待病人!”

“只是为了让你快点好起来……”研磨别过脸,不让...

影日/relay

宇宙级脑洞,成年后的两人,私设和捏造,没吃药。


R.E.L.A.Y



盛夏,热浪与沙尘。

公路旁孤零零地伫立着一家便利店, 店面显得很是破败,却仍孜孜不倦地开门营业。它的前方有一块东倒西歪的站牌,站牌下,是快要被阳光烤焦的日向。

空气因热力而波动,扭曲的光线落入眼中,仿佛是隔着水在观察这个世界。

“还不来,还不来……”他咕哝着,抬头看了一眼站牌,突然发现,今天唯一的一班区间车已经离去了,而下一班要等到明天。

几乎没有车从这里经过。日向走进便利店时,电视里正在播出最近的热点话题,中心人物:连续杀人案重要嫌疑人的照片出现在画面...

黑研/段子

孤爪研磨的坏习惯之一,睡过头,在他步入高中后忽然自行痊愈。


清晨敲开研磨家的大门,黑尾惊讶地看到 ,平时刚刚起床的家伙,此刻竟然已经整装待发——虽然眼神依然涣散。

还以为是因为高中第一次训练才特别准时,没想到后来研磨也几乎再未迟到。

碰头地点从研磨家改成了路口,虽然时常出现需要黑尾救场的紧急状况,但研磨总算是战胜了被窝兽。

只是,每次黑尾看到他——无论状态是静止还是移动,他总是拿着携带电话或掌机。


孤爪研磨的坏习惯之二,沉迷游戏,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。


就连在食堂排队时,他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。

“没必要连这么几分钟都不放过吧!”

研磨跟着队伍往前挪...

黑研/交换

—每个人都拥有像猫一样的耳朵和尾巴吗?

—不,大概只有言辞笨拙的人和悲伤的人才有。

—那,谁能看见尾巴呢?

—大概是……爱着他的人吧。



*


1



在研磨和黑尾家中间的位置,有一个公园。

那是他们常去的地方,只要天气不太冷,他们就会在那里消磨时间。


“好像有人遇上了麻烦。”黑尾买水回来,对研磨说,“我们过去看看吧。”

“嗯……?”研磨不情愿地跟上去,边走边把游戏存了档。


秋千架上并列挂着两块木板,一个小学生模样的男孩子独自坐在其中一边,安定地翻着漫画。


一瞬间以为那是过去的自己:不言不语,心里却涌动着黑暗的河流。

因为正值逢魔时刻,被夕阳迷惑...

黑研/one night

大量私设和脑补……慎!年近30的两人(……)

写那么挫一定是因为天太冷……倒不是傻白但还算甜?预祝黑研日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1


到后来大家都醉醺醺的,桌上东倒西歪地放满了空瓶,和室里缭绕着淡淡的烟雾。

不知谁的手机忽然嗡嗡作响,离它最近的犬冈凑上去一看,不由苦笑起来:“差不多该散了吧?山本夫人又打电话来了。”

“吵死了犬冈……”山本抢过手机按下挂断,用力敲了敲桌子,“再、再来一杯!”


没人为他上酒,倒是研磨被吵醒了。

他从桌子底下爬出来,眼睛还没完全睁开,就黑着脸吐槽:“上次半夜被扫出家门只好四处求收留的又是谁……”...

影山生日快乐,活着真好!来年继续努力!

黑研/hide&seek



“那么,开始倒数了哦?一百,九十九,九十八……”

“阿、阿黑……等一等!”


研磨猛得睁开眼睛。

列车再次启动。车窗上挂满了水珠,模糊地倒映着他惺忪的睡眼。窗外,风景迅速地向后退去。车厢里充满了低落的气氛,连报站声也变得忧郁起来。


啊……还有一站。

研磨松了口气。

在移动中的交通工具上睡着,真不是好习惯。平时,他打游戏也好,看着窗外发呆也好,只要黑尾在,便不会错过目的地。

已经养成了坏习惯。


“九十七,九十六,九十五……。”


雨还在下。

大学时代的最后一个暑...

影日/音乐部PARO

很久之前就想看日向听音乐时的模样,没想到最终是在这种场合实现了愿望。


影山推开通往天台的门,阳光涌入的刹那,十二月的风也呼啸而来。眼前的光景令他有点恍然:日向坐在护栏边,单手支起下颚,目光低垂。阳光明媚,他周身却被阴影笼罩。

日向的注意力似乎完全被音乐吸引,没有注意到影山靠近。等影山抢过他的半边耳机时,他才急忙跳起来防卫。

“嗯?居然是钢琴……”影山捂着耳朵,假装听不到日向的抱怨,“《La mer》,你竟然也听这个。”

“因为是Gieseking的版本……”

“你还知道Gieseking?”

日向立刻嚷起来:“怎么,不可以吗?”

“安静。”影山在唇边比了个手势...

黑研/今すぐ海を

*


其实那天,并没有看到日出。


*


跳下列车的瞬间,就被十二月的寒风吹得差点退回车厢。干燥的肌肤泛起皲裂的阵痛,研磨往黑尾身上缩了缩,皱着眉头说:“大冬天还跑到这里,简直是小学生才会做的事情。”

“但研磨还是跟来了嘛。”

“呼——”研磨意味不明地吐出一口气,好像在笑,又好像是叹息。

他把滑落的围巾扔回肩上,黑尾就顺手接过来,在后面打了个结。


距离新年假期不到半个月,因为研磨在电话里随口抱怨办公室开着空调太过闷热,次日下班时,黑尾就出现在电梯口,举着两张车票说要带他去海边旅行。


“可是日常用品还没有准……”

“我带了。”

“还得请假...

1 /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