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完结/HQ!!/排球/影日影/告白予行練習(4)

目录

第一部分

第二部分

第三部分

第四部分

——————


趁着合宿的机会,两队把整个午后都用来了解彼此。不仅试图窥探技术,也努力促进感情(例:洁子亲卫队经验交流)。
研磨主动来邀请日向,又说:“我不太擅长聊天,抱歉。”
“哪里哪里!”和影山那种讲不过三句就会吵起来的家伙比已经很感人了。
同样是值得信赖的二传手,气质却完全相反。如果影山那货也能像研磨那样……呃。日向打了个寒战。还是算了吧。
平时他总是和影山在一起,除了快攻练习,他们在很多方面都磨合出了相互配合的节拍,比如分头完成作业再交换答案之类的。要是影山不和他吵,他还真不知该怎么办(可恶!似乎已经成了抖M。

“影山,在听吗!”乌养用垫板拍了下影山的头。
“对不起!”
“在想日向?”看到影山骤变的脸色,菅原笑得眯起眼。 
乌养似乎没有听到这段插曲,只说:“你和日向的成长都很快,现在的状态不知能保持多久,所以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原来还是在讲日向啊,影山闷闷地想,他们总是被同时提起,好像离开对方就不能存在。
“心理准备是指什么?”他问。
乌养开始假装在口袋里找烟,菅原只好接上解说:“你们的配合虽然很完美,但也只是偶然吧?只靠偶然是无法取胜的,想要继续前进,就必须创造更多的可能。”
除了练习,还能做些什么呢?
“无论是对手还是队友,了解对方在不同时机的心情,才能更好地做出预判。既然无法决定对手,那就把握住球网这边的机会吧。比如……现在?”
“哦……是!”影山向日向所在之处望去。
没问题吗,这群小鬼……高中生可真麻烦。
 “我去找武田老师。”乌养终于开口,把老师二字说得特别大声。

……日向和研磨似乎聊得很开心(主要是日向单方面地在制造杂音)。烦躁感蠢蠢欲动,影山双手相握,压得骨节咯吱作响。
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不殆,但是,就凭日向的脑袋,还是别必指望他能探查到敌情了。
就是这样无用的家伙,却能闭上眼来迎接自己的托球,不谈技术,单是日向的信任,就足以让影山感到压力。
对他而言,日向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?不仅是能和他配合出怪人快攻的副攻手日向,还有……那个曾与他针锋相对的,习惯用脸接球的,除了蹦跶之外身无长技的日向,阿呆日向。
鲜活,生动,充斥了他的生活。

“你们队的二传手好像在看你哦。”研磨忽然说。
日向连忙转过头看,才发现影山站着很远的地方,正用锐利的眼神审视着他。就算是日向也能觉察到这眼神里的压迫力,还没等影山开口,他就自己站了起来。“抱、抱歉,失陪片刻。”他慌张地向研磨请罪。
“没问题吗?他看上去好像很生气的样子。”研磨问。
“大概吧……”日向认命地笑了笑。

要论此时谁更紧张……影山觉得是自己。
看着日向走近,就好像看着机会球向自己飞来。全身神经都紧绷起来,等待大脑的最终指令。
还在犹豫,还未准备万全,也因此,就决定是现在。
驾轻就熟地弯曲手指,把迎面而来的球托给等待起跳之人。不容错过的,坚信必胜的一球。

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影山问。
日向警觉起来:“和你没关系吧……”
影山忍不住清了清嗓子:“田中前辈说,要创造机会。”
“啊……”原来是那件事,日向总算放松了一点。虽然还是不太明白影山的意思,至少明白不是来找茬的。
“所以,今天晚上一起去跑步吧。”影山用了陈述句,“明天早晨也是。”
他说完就瞪着日向,等到对方呆滞地答应了,转身就走。
他还是有点不甘心,他早已不是别人口中的王者了,为什么还是得由他先出手,而日向只要闭上眼睛就行了呢。这种不分场合、身心兼具的信赖,到底从何而来?
就在影山无限烦恼之时,已经走远的日向又跑了回来。
“接下来的练习赛,也要获胜啊!”日向伸出拳头,脸上的笑容饱满得像朝阳。
影山一愣,也跟着笑起来。他伸出手,抵住日向的指背:“嗯,一定。”

 
 
 
 
fin

评论
热度 ( 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