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夜之海,遥远的相逢(2)/HQ/影日影

目录

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

——————



他们在海边小屋下榻。
房子有些老旧,远远就能看见外墙上用暗红色涂料写着片假名的“ticket centre”的字样。
穿过野草丛生的过道,推开锈迹斑驳的铁门。大概是因为没有窗的缘故,明明是白天,原本是海滨浴场售票处的门厅却十分昏暗。墙上贴着几张泳装美女的海报,价格表反而被挤在了不起眼的地方。
窗外风声飒飒,屋内灯泡摇晃:果然是标准的灵异事件发生地。

房子已经被闲置了许久。之前看到的照片大概是为旅游宣传拍摄的,和现实反差太大,就连武田都觉得意外。若不是有熟人介绍加上免费,他大概也不想住进来。
他歉然挠头:“虽然有点儿旧,但设施齐全,也有24小时的热水供应。”

比起住宿条件,日向更在意的是天花板上的深色斑点斑点和墙上的大片污渍。
“阿呆,走了!”影山曲起胳膊捅他的背。
日向没有立刻回击。自从进了大门,不祥的预感就愈发强烈。他心不在焉地答应了一声,跟上了众人的脚步。

大门钥匙只有一把,自由活动前,武田再三嘱咐要按时集合。但刚宣布解散,眼前就只剩三年级的队员,也不知先前的话被听进了多少。

即使是在冬日,直射在身上的光线也充满了暖意,日向刚踏出大门,不安感像水汽瞬间蒸发。
他心满意足地吸了口气,从肺腑爆发出爽朗的呼喊。
“笨蛋!你是靠太阳能发电的吗?”影山在堵住耳朵和阻止日向之间稍稍犹豫,还是选择了后者。
“是、是呀!”日向扒开影山的手,把对方也拽到阳光下,说,“我是‘日向’嘛!”。

无懈可击的回答。
影山被呛住了,只能发出几声不屑的讪笑。
或许是因为光线太刺眼,日向的脸也在闪闪发亮。
只要有阳光就有生机,与其说是向日葵,倒更像是阳光本身。此时此刻,就更愿意相信,即使是乌鸦,也能在青空飞翔吧。

蓝天!白云!海风(虽然十分凛冽)!
排球队的活动,当然是打排球。曾几何时,他们在沙滩排球的比赛中惨败,对手是看似纤细的美少女,如今想来倒成了惨痛与快乐并存的回忆。(“根本看不清,‘咻’地就落在身后了。”——摘自日向的日记。)
沙滩上没有游人,只有几根孤独的铁杆。他们拉了绳子充当球网,但因为大多数人都被田中和西谷拉去了清水那边,最后能上场的只有四个人。
“至少刚好可以分成两组吧……”日向看着对面的缘下和山口,心情有点复杂。“你不去月岛那儿吗?”他问。
“他去看书了……话说回来,我为什么要跟着他。又不是你俩。”
“‘你俩’是什么意思!!”异口同声的反驳。
“在前辈面前不要吵闹。”缘下敲了敲铁杆。
“对不起……”三人互相瞪了一眼,朝不同的方向垂下头。

 

不过,不知道为什么,被山口这么说,好像有点高兴。但是,这好像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吧……!日向烦恼地揉了揉头发。
影山看见他抱着球发呆,就上前把抢过球往他脸上按。“又想被球砸脸吗!”影山怒吼。
“唔喔喔——”日向连忙闭上眼睛向后退去,但脸上意外地没有任何痛感。他抬起眼帘想侦查情况,但后脚踩进沙坑里,直接就把他绊倒了。

多灾多难。
之前的预感,难道是正确的。田中前辈,之后就请你超度了。
日向露出绝望的微笑,缓缓向后倒去。黑羽纷撒,视野渐渐黯淡……

“赶紧自己站起来啊呆子日向。”日向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还有山口的笑声,貌似缘下前辈也在拼命忍笑。
日向这才意识到他还活着,并且没有仰躺在沙地上。影山一手抓球,另一手揽住他的腰,阻止了他摔倒的趋向——背后再加几朵花就是标准的少女漫画跨页了,但就算是这样的姿势,日向还是忍不住羡慕,什么时候他也能单手抓住排球呢。
“谢、谢谢。”他说着护住了头顶。
“哦。”影山毫不客气地接受了,又拍了拍日向的肩,“没事吧?”
态度好得简直可怕。

 

日向想起之前的预感,顿时汗毛倒竖。他后退几步打量影山,但对方的面容没有任何破绽。
还是他熟悉的影山,有时又显得万般陌生,怎么也看不清。但或许动荡的不过是自己的心,被刺骨的寒风吹得摇摆不定。

所以才要来海边吧。
在陌生的地方醒来,有时能更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,并得以思考在日常中容易被忽略的情感。


刚进高中时,因为热衷于排球,日向的小脑袋(月岛评语)来不及考虑其他事项。也曾在饭桌上被妈妈问起有没有喜欢的人,他想了想,还是回答了“有”。 
“不可能吧,哥哥知道‘喜欢’是什么意思吗?”小夏说。 
竟然被年幼的妹妹看扁了,日向有点沮丧:“所谓‘喜欢’,就是比排球更重要的存在吧。” 
“什么嘛,标准还是排球呀。”小夏吧唧吧唧嘴。 
日向也是有所耳闻的:想要更多的接触,想要时刻都不分开,即使争吵也能迅速和好之类的。可是现在与他朝夕相处的,只有排球队的那些家伙,当然,其中也是有人满足标准的…… 
“到底是谁呀。”妈妈凑到他身旁八卦。 
日向唰地涨红了脸,说:“保密。”
答案至今无人知晓。 

日向睁开眼睛,发现四周还是黑的,看来还能再睡会儿。他哼唧了几声,想要翻身,才发现肩膀被压住了。一瞬间还以为是鬼压床,他吓得差点跳起来,强作镇定地仔细看去,才发现作祟的只是影山。 
“你在干什么!”他用力摇晃影山的胳膊。 
没有反应,影山睡得很安定。反而是日向完全清醒过来,愤怒地凑到影山耳畔又问了一遍。 
“唔……?还不是因为你睡相太差。”影山的声音模模糊糊的,语气却不太友好,“被你踢了好几次,只好让你别乱动。”。 
“那还真是对不起了,能拜托你把手放开吗。”日向用起敬语。 
“不要。”影山连眼皮都没抬。 
“你是笨蛋吗!”日向小声抱怨。他伸长脖子看了看四周,大家都还在睡,离他最近的田中正心满意足地打鼾,似乎完全没有被惊扰。

日向松了口气,缩回被子里,用自由的那只手小心捏住影山的鼻子。影山从睡梦中发出不满的哼声,终于抬起了手臂。然后,他迅速握住日向的手腕,把日向固定在他身旁。
他并没有很用力,但日向却觉得无法抗拒。不觉得厌恶,甚至,在异乡潮湿的夜晚,他感到某种亲切的暖意。像被柔软的鸟羽覆盖, 安然蜷缩其下,空气里也充满了熟悉的气息。
“……阿呆。”他嘟囔着,也不知是在说谁。 

月光很亮,即使透过窗帘,也能把房间微微照亮。日向睡不着,因为影山的脸离他很近,呼吸都落在他脖子里。

他从来没有观察过影山睡着时的样子,他不知道,原来影山的神色也能如此温柔。影山的睫毛很长也很软,眼角舒展开来,形成好看的弧度。额上有几颗已经瘪掉的痘,怪不得要用刘海遮住。
日向伸手摸了摸影山的头发。好像两天没洗了,稍微有点儿油腻的。想象了一下影山光头的样子,日向忍不住想笑,他怕发出太大的声音,只好把脸埋在枕头里,而后,就这样睡去。

夜晚如此安祥,就让黎明来得晚些,让他们沉浸在无声无息的梦里。当容颜因夜色而模糊,他们更能够看见彼此的心迹。


 
 
tbc
 

评论
热度 ( 1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