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完结/影山的球衣/HQ!!/影日影

*隐藏CP:黑研

*只是个(伪)童话,所以逻辑什么的就(……

——

 


 


prelude


从坠入梦乡开始。


track.01 肉マン


日向遇到了乌鸦。


六月初夏的傍晚,森林里弥漫着恬静而慵懒的气息,乌鸦独自蹲在树下,一片如翡翠般碧绿的叶子落下来,粘在他墨黑的发丝上。

“你迷路了?”日向不确定地问。

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迷路的乌鸦,要知道,如果在森林里走丢,可是会被魔女吃掉的。

“不是。”乌鸦冷漠地扭过头。

日向挠了挠头发,从兜里掏出肉馒头,问:“那么,你要吃吗?”


乌鸦报以嫌弃的目光。

“诶……”日向沮丧地垂下脑袋,“我以为小孩子都喜欢食物……”

乌鸦终于抬起眼帘,好奇地打量着日向。

——他看到了明亮的发色,和明亮的目光。温暖如同此刻的夕阳。


“好吧。”乌鸦站起来,迅速从日向手里抢走了馒头。

……好辣!乌鸦咬了一口就皱起了眉。日向手忙脚乱地扑上来,却不知道如何帮忙。

“……好、好吃。倒是乌鸦反过来安慰他,吧嗒吧嗒把剩下的馒头全部吃掉。“还有吗?”他吸着气问。

日向松了口气,笑着说:“那就来我家吧。”


track.02 魔女の家


日向的家,是森林中的小木头房。

和他一起生活的,还有两只猫。黑色的那只叫黑尾,个头很大,杂色的则叫孤爪。乌鸦进来的时候,黑尾正挨着孤爪卧在地毯上,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。

“你好,我叫影山。”乌鸦向他们问好。

孤爪懒洋洋地看了看他,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黑尾满脸“好像很好吃”的表情,看得乌鸦有点儿紧张。


“那你呢?你是什么?”影山问日向。

日向有点害羞地捂住后脑勺:“我是人类呀。”

“人……类?”影山再次警惕起来。

“呃,是的。”在森林里,人类总是不受欢迎。但日向不能离开这里。


日向去厨房制作肉馒头时,影山无聊地在屋里闲逛。

墙上挂着很多褪色的照片,已经看不清画面了。当中挂着一件黑色与橙色相间的球衣,编号是9。“乌野”,影山念着球衣胸口的字。

“我也不知道那是从哪儿来的。”日向举着盘子站在房门外,神色有些许暗淡,“从我有记忆开始,我就住在这里了。”

“好可怜。”影山满足地嚼着馒头,发出真诚的感叹。

“有必要直接说出来吗?!!”日向冲上去。影山张开油腻的手掌,利索地挡在日向脸上。

可恶!乌鸦的爪子真大!日向气愤地想。


真是个不得了的家伙呐!


track.03 ハイキュー


影山无论如何也不想回到他来的地方,日向只好勉为其难让他留下。屋子很大,有很多空房间,但除了猫,日向从来没有和其他人有过共同生活。

猫有自己的圈子,他们很安静,偶尔才会打扰日向。


“翔阳,练习吗?”孤爪问。

影山注意到,他的眼睛是琥珀色的,闪烁着审视的光。黑尾将胳膊支在他肩上,嘴角挂着危险的笑。

……真是让人(乌鸦)觉得不爽。

比起现在,影山还是更喜欢他们作为猫时的模样。他注意到,孤爪把日向称作“翔阳”。或许这是日向的名字,影山过去从来不知道。

日向爽快地答应了,又回头问影山:“你也一起来吧?”

影山不知道他们要去哪儿,只是,既然是日向的邀请,他就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
他们来到林中的空地。从这里可以看到远处的雪山和其下的湖泊,阳光在湖面上撒满金子,许多猫在岸边玩耍。

“哟!日向带了新的朋友过来吗!”有只皮毛光秃秃的猫跳到日向头顶上。

日向窘迫地捂住脑门,说:“能让他也来打排球吗?”

“他是谁?”陌生的猫满怀敌意,排成圈把影山围起来。

“是日向的朋友。”黑尾回答。

“是朋友吗?是朋友吗?既然黑尾说了,那就请过来吧。欢迎,欢迎。”他们喋喋不休着,给影山让出通道。


对猫来说,排球意义重大。在赛场上用人类的模样起跳,就好像在表演仪式中的舞蹈。

影山很擅长排球,他从过去开始就进行着训练。但在猫的队伍里,他显得并不协调。


秋天来了,日向的窗台上堆满了枯叶。

影山已经不再和猫打排球了,只有日向愿意继续与他练习,偶尔,还有黑尾和孤爪。

乌鸦是猫的敌人……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实吧。


“等到春天,就会有排球比赛了。”日向说。

“为什么要打排球呢?”影山问。

……要说为什么,“也许是因为那件球衣吧。”

因为触碰到它的时候,有种温暖的感觉,就像是连接记忆的开关。

“只是这样吗?你还真是个阿呆。”影山撇嘴。

“呜哇太可恶了呆影!我要证明给你看!这件衣服肯定有很重要的意义!”

“……随你。”


 


track.04 memoria


报纸的角落里登出了一则小小的广告:

失物招领

(照片)

请遗失者到森林的小木屋领取。

联系人:日向、影山。


影山看到报纸,笑得倒在地板上:“要是有人来的时候你不在,我可不会接待!”

孤爪沉默地踱过来,张开嘴,用力咬了影山的小腿。


很快就有了回音。

从城市里来了许多人,高大的身躯矗立在小屋里,让日向觉得压力很大。

“你俩小子!是从哪儿弄到这件衣服的?”开口的是其中相对不高的那个。

话音未落他就被拖走,有个看起来更沉稳的人尴尬地走上前,说:“抱歉,这是我们排球队的队服。”

“你们也打排球!”日向从影山身后探出脑袋,“我、我可以去看吗?”

那个人有些惊讶,但随即愉快地笑起来:“当然可以,请随时过来。”

他抄给日向一个地址。


 


track.05 カラス


乌野的体育馆。


“9号已经不在了。”泽村说。

日向和影山绷直了身子:“他去了哪儿?”

“嘛……”泽村面露难色,“不好说呢。”

“真可惜。”日向垂下头。

泽村想了想,凑到日向跟前问:“你要来接替吗?”

“诶?!”日向的眼睛立刻明亮起来,手舞足蹈着发出意义不明的音节。影山无奈地揪住他,说:“那样的话,我也要参加。因为这家伙只能接住我托给他的球。”

“住口影山——”日向挣扎起来,想要扒开影山的手。

影山没有丝毫动摇,直到泽村哭笑不得地答应了他:“好吧,那么,你就是10号。”


因为要在城市和森林间来回奔走,日向的生活变得愈发繁忙。冬天来了,小屋里升起了炉火。墙上的9号球衣被取了下来,现在,它属于日向。

“你们找到乌野了吗?”孤爪问。

日向认真地点头:“也许到了春天,就要和他们一起去参加比赛了。”

孤爪卷起尾巴:“那或许就能在赛场上相遇了。”

“有点期待。”日向捧脸望天,幸福地摇头晃脑。影山绝望地闭上眼,不想看到这副愚蠢的模样。

 

 

积雪开始融化,排球队也加紧了训练。

黑尾和孤爪已不见踪迹,只有影山还留在日向的屋子里。

但是……

“等比赛结束,我就得离开了。”影山说,“我要去乌野打排球。你也能来吧?”

日向露出悲伤的表情:“可是……如果离开森林太久,我就永远找不回记忆。”


过去和未来,哪个才更重要?


影山去魔女那儿寻找解答。

“欢迎~迷路的乌鸦。”魔女坐在荆棘编制的沙发里,优雅地扶了扶眼镜,“我等了你很久,把一切都准备好了。”

森林里的所有动静,都浓缩在她的水晶球里。从影山和日向相遇的那天,她就开始等待了。

“来,告诉我你的愿望。”她向影山伸出手,无瑕如冰的面孔上,绽放着神秘的微笑。


窗外,一群报春鸟掠过了树梢。 


track.06 9→10


“为什么猫也要参加排球赛呢?”

“因为魔女答应他们,如果赢了,就让他们都变成人类哦。”

很久之前,在森林的角落,影山听到了这样的议论。


他不能理解猫的愿望。变成人类要付出很多代价,不仅仅是失去尾巴。

但现在,他也必须放弃飞翔了。


影山再也没有提起以后的事,春天到来时,他和日向已经成了排球队的重要成员。

比赛前夜,魔女亲自把药水送到了他的窗台下。“只在午夜前有效。”她从斗篷下取出精致的玻璃瓶,放在影山手中。

“那么,你的翅膀,我就收下了。”她用魔棒,轻轻敲击影山的额头。

楼下传来日向的喊声,似乎是想说什么重要的事。影山匆忙旋开瓶盖,把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。

浓郁的苦涩,和微弱的甘甜。影山想,如果让他来选择,那么,这样的过去,他宁可忘掉。

后背传来尖锐的疼痛,看不见的血液渗出肌肤,浸染了他的衣裳。


track.07 飛べ


日向总是在笑。即使和影山吵起来,过不了多久,也就忘了气恼。和他在一起,影山能体会到更多的情感,以至于他时常忘了,他只是乌鸦。

“我已经想好了!”影山刚出现在楼梯口,日向就迫不及待地说,“就算忘记了过去,我也想打排球。”

他用了整个冬天来做决定。

他不知道森林之外有什么在等待着他,除了排球队的成员,他没有其他同伴。而在这之中,能够分享他所有秘密的……只有影山。


“你就不能显得高兴点儿吗!”他踮起脚,想要拍影山的脑袋。影山没有躲避,他静静地注视着那只手举到半空,忽然停顿,然后无力地垂下。

日向的嘴唇动了动,他迟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,看到指尖沾满了晶莹的水珠。

是他的眼泪。


……我哭了?

他抬起头,求证似的望向影山。

苦涩的情感在他心里翻滚,像汹涌的洪水,瞬间就淹没了他。西洋镜折射出斑斓的光,无数画片从他眼前飞驰而过,交织成生动的网。


他全都记起来了。

原来,9是影山的编号。

那件球衣被挂在日向的屋子里,是为了等待影山的到来。正如屋子的主人,一个不堪重用,却固执己见的副攻手,在等待队友们的原谅。

那么多巧合,那么多不可思议。

因为……


只是个梦啊……


宁可被囚禁在森林深处,也不愿想起过往之人。

离群索居,却用自由为他换取记忆的乌鸦。

猫的排球队。

戴眼镜的魔女。

消失的乌野9号。

那样沉重,那样煎熬,但都指向同一个愿望——


与你相遇,是为了飞翔。


bonus track 000


“昨天,我做了个梦。”空荡荡的体育馆里,日向倚在移门边,对着空气说话。

他的听众在移门的另一侧,摸黑坐在地板上。之前的争执后,他们再也没有交谈。

“我想睁眼扣球,但是,你的托球也是必不可少的。”日向说着,指尖用力扣住了地面,“或许这确实不是现阶段最好的选择,但是,如果不试着改变,就不可能有进步。我还想继续打排球,如果有你托球给我,我想……我能够做到。”

他站起来,对着移门狠狠挥出拳头,在指背距离移门不到1厘米之时,忽然收住力量,让手停留在空中。汗水顺着鬓角滑落,濡湿了几缕色泽温暖的头发。他大步走向门外,鞋底发出尖锐的摩擦声,好像钝刀割裂了他的心脏。


“喂——”移门忽然被打开,一只球从那里飞驰而来,落在日向脚下。“来练习吧。”影山的表情和声音都很奇怪,他好像在忍耐着什么,但情绪已经冲破了内心的囚牢。

日向呆呆地伫立片刻,欢呼着抱起球,向场地跑去。

他刚松了口气,心情就立刻高扬起来。配合的实验才刚刚开始,他们各自拥有不同的齿轮,要通过密合,才能带动更沉重的力量。


他还想再飞起来。


总有一天,承载着过往的重负,张开羽翼。


飞吧。


 

fine.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