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影日/skip&reload

*傻/白/甜




Yesterday is history.Tomorrow is a mistery.Only today is a gift,that's why we call it Present.


1
圣诞节前夕,日向收到了影山送来的礼物。
是直接从店家那里寄出的快递,没有留言,甚至连单号也没有。
就那么突然出现在日向学校的公寓楼下。

几天后,日向收到了影山的邮件。
“帽子收到了吧?”
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日向思考了很久,终于联想到了那个尚未拆封的纸袋。
诚如影山所说,袋子里有一顶帽子。睡帽。

 

还是怪物猎人图案的。

想给影山回复,又不知道如何开口,犹豫时干脆翻起以前往来的邮件。因为读大学后换了手机,所以记录是从毕业后开始的。

 

最早那封的内容是“常联系”,应该是刚刚交换新的邮件地址时发的。但后来他们并没有常联系,或者说,是影山单方面拒绝了日向。

 

早先日向还会写些无聊的消息过去,然而总是得不到回复,也就逐渐放弃了。
最新的来往时间是今年影山的生日,日向发了邮件祝福,本来想顺便汇报近况,想了想,还是删掉了颜文字和多余的话。

 到次日下午影山才传来回信:“虽然想当作没看见……总之非常感谢。”

 

就是类似这样没有太多感情的句子,却能让日向激动得前俯后仰。

 他期待影山的音讯,就好像在冬天里沉睡在混凝土之下的种子,静候着来年的春风。

 


接下来,提问时间:是什么?为什么?怎么办?

且不说把睡帽作为礼物是何等富有后现代精神的戏谑,光是影山此举的动机,就足以让人惴惴不安地揣测半天。日向决定还是问个清楚(虽然更快捷的方式是电话,但首先他没有影山的号码,其次他没有足够的胆量)。

“收到了,谢谢。”他把手机藏在桌子下,飞快地按着键盘,“好意外,是MH。”
高中合宿的时候借研磨的3DS玩过,但并没有特别的兴趣,再说,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吧。
按下“送信”后,他捏着手机,抬头看了看投影。
……也不知讲到哪里了,他无聊地把笔转了几圈,又把视线投向了屏幕。
之前就被人说过,这种样子好像恋爱中的少女。他也懒得反驳,毕竟“恋爱中”这个定语没有用错。
日向听到翻书的声音,连忙东张西望跟着向后翻。手机就在这个时候震动起来,日向差点把书扔出去。他滑动屏幕,战战兢兢地点开邮件。“是的,在购物目录上看到就买了,是你喜欢的游戏吧。”
敢情影山还记得高中时候的事……该怎么说他才好,反射弧太长?
“可是,为什么是睡帽。”
这次答得非常快:“嗯?我以为是普通的帽子。”
行不行啊影山……日向无力地捂住胸口。
“见个面吧。”不知不觉就发了这样和前文完全无关的内容过去。虽然在心里说着“肯定会被拒绝的,就算被拒绝也没关系”,但不可能毫无期待啊。
大概是让影山为难了,下课之后才收到回复,只有两个字,“好的”。
“哦——”日向叫了一声。果然是觉得买错睡帽的行为非常可笑,想要当为自己的智商辩解一下吗。

话是这么说,想到很快就能见面,还是很不安。是的,是的,“恋爱中的少女”嘛!
就这么自暴自弃地接受了的设定,郑重地把睡帽戴在头上。

虽然并没有太多实际作用。日向的头发本来就很蓬松,即使睡觉时被压瘪了,次日醒来也能轻松定型。确切地说,其实算是烦恼吧。
只是,既然是影山送来的,那就虔诚地当作圣物使用起来。
像所有恋爱中的人那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为了降低影山偷懒不想出门的概率,日向把见面地点的决定权也交给了影山。放在过去,即使是这样微不足道的事情,他也绝不可能轻易屈服。
反正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

在东京站下车后,又辗转多时,才找到了影山指定的拉面店。日向推门而入的时间以为他肯定是先到的那个,暖气夹着油腻的气息扑面而来,他费力扯开为了赶首发而胡乱系上的围巾,抬起头,就看到影山站起来,对他招了招手。

 

就好像在球场上看到了暗号。
“好久不见了。”日向下意识地鞠躬,忘了自己的手依然扶在门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2

 

在高中毕业后的第二年,日向忽然明白了很多“那方面”的事。实在是因为身边的情侣太多,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被闪得睁不开眼。耳濡目染,不得不反观自身的孤独。

 

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,还以为能在时间里忘却。

 

这种想法实在太甜。

 

 

 

恋爱的相对论。
落座之后长久的沉默让日向被寒风吹成微红的脸色转为青白。
说点什么呀……他低下头。
一万次演练的台词,三年多来的期待,到现在还是化作了呕吐的预感。
茶杯冒出白雾,视线变得模糊。

“荞麦面,两碗。”影山说。
还是那样专断。
“1800元。”老板说。
日向默默地掏出钱包,作出寻找的样子。影山把九百放在桌面上,说:“说到怪物猎人,前年11月CAPCOM在PS4上那款游戏,也要移植到PC平台了。”
话题来得太突然。日向张开嘴,却不知道如何接下去。不要说PS4了,他连掌机都没有。难道除此之外,已经没有其他东西能把他们联系起来了吗。
“加生鸡蛋。”他对老板说。“我要熟的。”影山连忙补充。
“哈!你的口味还是这么恶劣。”
“彼此彼此吧。”

 

话虽如此,但生鸡蛋的地位是绝不允许质疑的。
日向朝老板用力挥手:“请给他加两个生的。”
老板用看猴子打架的眼神看着他们:“两个吗?”
“别理他,是熟鸡蛋。”影山抓住日向的头发,把他的脸往桌子上按。
已经被帽子压乱的头发彻底变成了鸟窝的模样,日向一边喊着“要秃了”一边缩起脖子。
然后他迟疑着,抓住影山的手。

终于找到了感觉。
熟悉的,痛苦的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痛苦的。

“工作找好了吗?”他终于把影山的爪子从头顶上扒拉下来。
“哦。”
“在东京?”
“哦。”
“好羡慕啊……”
“哦。”
“你只能发出单音节吗?!”
“……可以吃了。”影山把筷子递给了日向。“之后想去哪里吗?”他问,“难得过来,我可以陪你。”
还没动口就被噎住了。
这是要干什么啦,平时杳无音讯,现在却如此盛情。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想法吧,也不肯把自己的意思好好地表达出来。
那时候也是。

既然这样的话。

“大学、商场、公园、书店、博物馆。”他戴上帽子。
“……只能选一个。”
“不行,都要去。”
“小学生吗!?”
“那就算是吧。”破罐子破摔了。
“可以。就从书店开始吧。”听到日向认输,影山表示十分满足。

 


3

走出地铁通道,忽然就撞入了商场明亮的灯光里。
盛大的节日装饰,玻璃球和泡沫雪花从穹顶垂落,过道两旁装饰着花束,浪漫的如同婚礼现场。
最后一站。
耀眼的光线摇曳在喧嚣声之间,氧气稀薄,日向感到一阵晕眩。
无数印着“大减价”“只限今日”“三折优惠”的纸片在他头上飘舞,消费主义的热潮随暖气潜入他的心脏。
“你想要什么圣诞礼物?”他问。
“这里的东西你买不起的。”
“那就去百元店。无论买什么都好过睡帽。”走到自动扶梯上,不知不觉提高了嗓门。
影山微微困窘地扭过头:“不想要的话就还给我。”
“……不行,已经用过了。”
“哈?”
“所以说……”语气变得委屈起来。
“为什么?”
“喜欢……因为喜欢。”
“怪物猎人?”
“不是。”
“难道平时也用睡帽吗?”
“也不是……”
只不过。

二楼到了。

“我说,你为什么觉得我喜欢怪物猎人?”
影山想了想:“之前看你玩过。”
“可那是高二的时候吧……咦?”
说完就立刻明白过来。
进入大学后几乎没有联系,更不可能交流游戏之类日常生活中的琐碎。
他们对彼此的了解依然停留在十七岁。

而十七岁的时候,箭头的方向是从影山到日向。
多年后,某个春天的傍晚,日向在便利店的收银台旁,终于发现了这个事实。很难说是不是因为夕阳或是饥饿给了他灵感,所有细节剥离了外壳,指向它们共同的原点。
但是,果然,在那个年纪里,没有什么比排球更重要。
有得必有失。

两手空空离开商场,才发现街灯都亮了起来。
“诶!已经六点二十了!”他抱头蹲下。
“这里离站很近,末班车……”影山咂嘴。乘新干线到仙台后,还得转车才能回学校。

阿呆果然是阿呆。

“嘛……”他不耐烦地把日向拎起来,“既然晚了,就干脆在外面多逛会儿吧。”
“等等那我住哪儿?”
“虽然我也很不情愿,但是除了我的公寓,你还有其他选择吗?”
没有,当然没有。求之不得。

 



4
因为本来并不打算过夜,日向什么也没带。
影山替他准备衣物和洗漱用品时,很明显地迟疑了片刻,才把T恤丢过来,说:“穿我的。”

放在以前是很平常的事。不只是他们,合宿期间,十几件只有大小区别的服装晒成一溜儿,有时还真分不清哪件是谁的。
因为总是在身边,就当作了理所当然。
用对方的水壶和牙刷,在长途车上枕在彼此的肩头熟睡,半夜里拳打脚踢抢被子……之类的。理所当然。
成为记忆里的沙,被流水冲走,沉积在人生的出海口。满满的,满满的,就要溢出来。

影山从浴室里出来时,看到手机亮着。
“送信人:日向”。也就是在他身后不到1米处装死的那个,竟然还戴了睡帽,帽子上爬满各种眼神呆滞的艾露猫。
内容:为什么不回邮件。
“……嘛。”影山无奈地转过头,“没必要吧,又不是恋人。”说“恋人”时咬到了舌头。
“那么就成为恋人。”
“……和谁?”
屋里光线黯淡,看不清影山的表情。单从语气判断,似乎是真的没听懂。
“当然是和我。”用非常坚定的语气说了出来,并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。那么多次,他已经习惯了。
“好的。”
“啥……?”
“虽然很想装作没听见,但是……我是说,好的。”

很简单的事,只要有人能说出来就好了。就当是节日后三天才送出的礼物,其实从来都没有太迟。

“现在还是喜欢我?”日向问。
“当然。”是用邮件回答的。
“哈哈哈影山居然能忍这么多年。”
影山扔了个枕头过去:“比起这个,请为你的反射弧道歉。”
“对不起。”抱着枕头滚在地上,头发蹭得乱糟糟的,即使有睡帽也救不了。
要睡不着了。

fin.

评论
热度 ( 4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