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日→影/快食快便

*两人是普通大学生
*就是篇小学生秋游日记(
*傻/白/不甜(日向单箭头),后文在>这里<
———


1

大学南门斜对面麦当劳每周二会提早结束营业,周末夜班时段的收银员是个相当可爱的女学生;这家店的中份薯条总是装得特别满,圣代也绝对超过了五盎司;但是二楼角落的座椅坏了,至今未得到修理……
诸如此类并没有意义的细节,日向还能说出很多。

也许是因为无聊吧……才需要从外界摄取更多的信息来充实心灵,正如同,为了消除饥饿而进食,为了排解寂寞而恋爱。
却永远无法得到满足。

影山迟到了。
等待期间,日向吃了两盒麦乐鸡。已经过了青春期,但肉永远是必不可少的。
“喂,没给我留点儿吗?”影山看着托盘里的空纸盒,眉头皱成一团。
“要吃就自己去买啦。”日向把半杯热饮推到影山面前,“外面很冷吧?”
“下雪天你说冷不冷。”影山扒开塑料盖,大口喝光了剩下的咖啡,“所以,到底有什么事?”
“嘛……想去看雪景。”
影山用“你谁我不认识你”的目光上下打量日向:“就这样?还以为你要表白,找我是来壮胆的。呐,就是隔壁短大二年级的……”
“住口影山!”日向喷茶。他知道影山说的是那位收银员小姐,但是……“为什么会想到表白?”
“今天是11月22日。”*
“想象力很丰富嘛影山!”日向恨不得撞死在桌上。

恋爱,又是恋爱。
仿佛所有人都熟谙其中的法则,就像剥开糖纸那样,轻易地品尝甘甜。
单箭头,失败或成功,分手时只想跳楼,然后迅速投入新的拥抱,天台上不见影踪。
理所当然地往复着的,速食的恋心。

 

2

就算对那位收银员怀着好感,所能做的也只是在付款时用余光多看两眼,浑身打颤地接过对方递来的零钱。
但如果对方是影山的话……至少能理直气壮地约出来闲逛。

暗恋因煎熬而深刻,只是太容易烧焦。

毕竟是积雪的冬季,山路上行鲜有行人,所以就大胆地边走边聊起来。
“阿呆日向,准备什么时候对店员姐姐表明心意?”开口就是以脸为目标的直球。
“怎么又提到的店员!”
“因为你总是说起她呀。”
“我还总是说起薯条呢!”
“也就是说,其实你想和薯条谈恋爱?”
“当然不……不对,和恋爱完全没关系!只是因为经常去那家店所以比较了解罢了。”
“你还真是喜欢垃圾食品。”
“倒也不是喜欢……”只是因为方便吧。
譬如有标准化的菜单和服务,无论到了哪儿,顾客都能以娴熟的姿态维护廉价的自尊。

真可怜呐,村民翔阳。

冲刺到山顶。
站在空荡荡的广场上,日向扶着膝盖叹了口气。影山比他提前三十秒到达,此时居高临下,用胜者的眼神俯视着他。本来还妄想能产生约会的错觉,但现在的情况更像是登山大会。
“好慢啊,老爷爷!”影山用力拍他的背。

没有无瑕无垠的雪,只有残败残忍的冬天。

3

他们在寒风凛冽的山顶吃了日向带来的午饭:冷掉的饭团和冷掉的鸡块。冬天就着可乐咽下去,算得上是种挑战。
单身男青年之悲惨大抵也若此。

虽然在难吃的程度方面可以完胜食堂晚餐,但偶尔用来充饥还是可以的。
“你每天都吃这些?”见日向吃得很开心,影山不由好奇。
日向就着满嘴食物发出奇怪的嘟囔声:“你管太宽啦。”
“哈?”恍然大悟的表情,又立刻怒吼,“就算想吃肉也给我好好去食堂!”
“如您所言,母亲大人。”

即使伪装成生气的模样,也难掩温柔。在所有人面前都是如此吗?
……粗神经影山。

因为坐着实在太冷,两人很快踏上了归途。出于节约时间的考虑,日向提议走通往大学后门的近道。
大约四十分钟后,就算是日向的智商,也能意识到肯定有哪里不对。
“迷、迷路了吗?”他东张西望。
“阿呆……”影山似乎已无力吐槽。
稍稍留神就能发现,路边挂着限速标志,弯道两旁也安装了凸镜。怎么想都是机动车道吧!!

“那、那怎么办……”日向痛苦地抱住路灯杆。
“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走着!”
“要报警吗……”或者联系景区相关部门之类的。
“你有号码?”影山抬起眉毛。

号码当然是没有的,报警好歹也要等到天黑之后,结果就只能冒着午后的微雪,继续沿着公路下山。

4

两小时后,平安到达出口。
对于习惯了运动的两人来说,倒也不是很累,只有裸露在外的脸被风吹得有点儿发红。
想找个靠近车站又温暖的地方休息,想来想去,首选还是麦当劳。

“好感动,居然活着出来了。”日向捧着隔热纸杯作嚎啕状。
“闭嘴阿呆!再也不陪你出门了。”
虽然之前也这么说过。
日向抚平被揉成杂草的头发,发出意义不明的傻笑。

有求必应的影山,可信度100%的影山。空气里洋溢着甘甜的香味。
暖气与咖啡的温度永远不会改变,好像我们的距离。
快食、快眠、快便。
请多加冰块。

要不,下周就试着向店员小姐搭讪吧。

 
 
 
end.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