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影日/ある人は世界のとこかにあなたを待っている

*只是对>><<的补完,设定如前。  
*题目也请别在意(……)依然是快餐文233。



1

 

接到影山电话时,日向正睡得酣甜。

放在枕边的手机不知去了哪儿,怎么也摸不到。情急之下,脑袋轰地撞在了桌脚上。

睡意顿时烟消云散。

 

“干什么啦大便影。”天没亮就被吵醒,他恨不得把全身的怨气都通过电波哔哔哔地发射过去。

“那个……抱歉。”影山似乎也很不耐烦,“我已经到门口的麦当劳了,就是车站旁边那家。你现在能过来吧?”

“诶?”

“之前不是约好了吗?”

“你在说什么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总之赶紧过来,我等你。”

说完就挂了。

 

……?

日向揉了揉太阳穴,再次确认通话记录上显示着影山的号码。他说,“我等你。”

……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也没办法了。

他爬出温暖的被窝,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了房间。

 

从宿舍到学校大门,步行需要十五分钟,下雪天可能要更慢一点儿。

凌晨四点,街灯向空旷的街道投下疲惫的光线。日向把半张脸都藏在围巾里,感到自己浑身都散发着傻气。

 

没等他走到车站,影山就从马路对面匆忙跑过来,把他拉到身边,小声吩咐:“回去再解释,接下来不管我说什么,你只要答应就是了。

“哦……”日向总算明白了自己的“用途”,可惜已经来不及逃走了。

 

“既然这家伙到了,那我们就告辞了。”影山站在麦当劳门口,向他的朋友们道别。

“原来真的是在等人,还以为你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呢。”有个醉汉不满地嘟哝,“可是,看日出也太浪漫了吧。我也想和女朋友看日出,唉……”

“都是这家伙要求的,我也没办法。”影山亲切地揽住日向的肩,演技十分自然。

和我没关系啊喂——

日向刚要反驳,搭在肩上的手臂忽然收紧了。温暖的气息瞬间包围了他,他惊讶地睁大眼睛。在影山毫无破绽的笑容里,他沉默地点了点头。

 

 

2

 

成功脱身!两人精疲力尽地并排走在空荡的大街上。

寒风呼啸,只有踏雪声在黑暗中回响。刚才在麦当劳顺手买了包薯条,但谁也没有吃。

也许是因为太冷了,影山紧紧挨在日向身旁。口中呼出模糊的白气,在空气中变换着形状。

多想,在此刻的寂静里,让道路永远延续,直到时间与空间的尽头。

 

“抱、抱歉……”影山支吾着说。

“好了我知道的。”没等解释,日向就打断了他,“是因为那家伙喝醉了吧。”然后就无理取闹地强留着影山继续玩乐,其他人大概也正在兴头上,就跟着瞎起哄,以致影山不得不编了个理由替自己解围。

“是,本来只是随口说约了朋友,没想到他们硬要见到人才肯放行。”影山撅嘴叹了口气,“这次多亏了你。”

“嘛……下次记得还就是了。”不还也可以。

 

影山不再说话。或许是因为熬夜消耗了太多体力,他显得十分疲倦。

因此,也特别温和。

日向不由想起多年前的某个傍晚,在结束训练乘车回校的途中,他从梦里惊醒过来,看到影山枕在他肩上,睡得恬静又安然。

 

“要去看日出吗?”日向搓搓冰冷的鼻尖。

“都说了是骗人的。”

“那就上来坐会儿吧。”虽然是合情合理的建议,但说完就紧张起来。

影山没有在意,随口答了声“好”。

 

该感谢影山那群不靠谱的朋友为他创造机会吗?打开房门时,日向默默地想。

他的房间只有四叠半,又冷又潮,因为实在太小,无论怎么整理,依然乱得像垃圾堆。

对此,影山浑然未觉。他随手丢下外套,直接倒向地面,发出奄奄一息的呻吟:“得救了……”

日向忍不住踢了他一脚:“喂……算了,你就冻死在这里吧,我去烧水了!”他捞起被子,扔在影山脸上。

 

要如何面对,如何自处。

当这狭小的四叠半里的一切,都留下了影山的痕迹。 

 

 

3

 

日向拎着水壶回来时,影山正趴在书架前,扶起原本正面朝下的相框。

 ——啊啊啊啊啊完了!

“为什么有我的照片?”宣判。 

“那个……因为我们是朋友嘛。”日向挠挠面颊。

不能说服任何人的答案。

 

“不是有合影吗?”

“因、因为那是重要的东西,所以要小心保存起来。”

“所以我就不要紧了?”

“也不对……可恶!不要无理取闹啊影山!”日向扑上去压住相框。

书架轻轻晃了晃。

相顾无言,两人同时抬起头。

 

来不及了。

一切都来不及了。

书像瀑布似的从架子上涌出来,日向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,轰鸣声淹没了他。手足无措,心乱如麻。他满怀绝望,闭上了眼睛。

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

“喂,日向,没事吧?”影山皱着眉,把书从日向头顶上拿下来,“……日向?”

“没、没有……”微不可闻的回答。

日向依然低着头,双手握拳支在地上。

“怎么,砸傻了?”影山俯下身,凑到日向身旁。

“你们在干什么!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!”门外忽然传来怒吼,日向似乎说了什么,影山只看见他的嘴唇动了动,却没有听清。

是被骚动惊扰的邻居吧,能如此及时地出现在事故现场,本身也够可疑的。

日向对着门道了歉,又歪过脖子冲影山挤出笑脸:“没事啦。“

他不动声色,从满地狼藉里抽出相框,放在了书架的最深处。

 

 

4

 

宁可忍受煎熬吗?

还是把未来作为代价,换取一时的心安?

 

 

5

 

影山回去时,日向照例把他送到车站。

“你欠的人情,我已经想好了如何归还了。”他躲在站牌后面说, “所以接下来我要说的话,请你听过就忘了吧。”

大巴缓缓减速,车轮摩擦地面,发出尖锐的噪音。

“你有那么多朋友,对你来说,我没什么特别。你对所有人都很友善,对我也是。你是这样的人吧……就算有人喜欢你,你也不会注意。”

车门打开。

“好啦快上车!”日向用力把影山往前推。

“等等你在说什么?!我怎么了?喜欢什么的,谁?”

人流涌上来,转眼就把他们隔开。

 

“是我。”

 

 

6

 

 

凌晨三点。

 

日向抬起眼皮,看了看来电显示上的名字,然后把嘶吼中的手机扔了出去。

五秒后,又爬过去捡了起来。

 

已经是第二个电话了,依旧是影山打来的。

“想死吗————“有气无力地接了起来。

“抱歉……不过,要不要交往下试试。“

 

……?

一定是因为半夜被惊醒,所以出现了幻觉。

 

“以上。那我先挂了。“

“等等影山!?……可恶挂那么快……“

 

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内容。

 

日向握着滚烫的手机,默坐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。

落在地上的书还没有全部放回原处,半包薯条也扔在地上。昨天他们只是把书推到墙角,就因为扛不住倦意,枕着油炸土豆的香味睡去。

四叠半的空气里充满了影山的气息。

 

他按下回拨键。

 

“影山,我说……“

“哦,终于打来了。“依旧是不耐烦的声音,穿过漫长而无声的寒夜,清晰得如在耳畔——

”好慢啊,我等着你呢。”

 

一直以来。

 

从此以后。

 

 

 

 

end.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4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