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黑研/クロネコのnostalgia

黑猫的乡愁

 

 

1:

 

黑尾坐下来,刻意和研磨保持了半个人的距离。

“……阿黑?”研磨按下暂停。

黑尾狡黠地笑起来:“你身旁有只猫。”

“哦,那就请它让个位。”

于是黑尾煞有其事地对着空气做了个驱赶的动作。研磨不出声地望着他,待他在自己身边坐下,才继续说:“阿黑为什么能看见那些呢?不害怕吗?”

“当然不怕,你呢?”

“大概……有点吧……”

“……看不出来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研磨歪过脖子,“那就再来一次吧……呐,阿黑,好可怕。”

他说着伸手捏住黑尾的袖子,紧紧地。

 

2:

 

天色渐暗,繁星升起,窗台边的塑料花在温暖的晚风里摇晃。

研磨睁眼躺着。路灯光透过窗帘缝漏进来,细长的光路从墙壁一直延伸到天花板。

 

暑假开始后他就过起了昼夜颠倒的生活,因为白天太热又太吵。他也很少出门,除非黑尾来找他。除了练习排球和体能,两个人在外面没有太多可玩的,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坐着聊天。

研磨曾想,如果没有黑尾,或许他死在家里也无人知晓。

 

电扇发出嗡嗡声,空气又闷又潮。他对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,想不到特别有意思的事情,只好从枕下摸出PSP。

微微闪烁的荧光,好像烛火照亮他的眼睛。

 

……又死了。

 

早知道就不选择hard模式了,研磨懊恼地翻了个身。

肚子里传来咕咕声,他迟钝地意识到,原来从早上开始,他就没吃过东西。冰箱里有超市买来的半成品盒饭,可起床太麻烦。

想来想去,还是给黑尾发了条短信。

 

过了二十分钟,在快要睡着前,终于等到了回复——“客人,外卖到了,开门~”

研磨又翻了个身,在心里默数到十,咬咬牙才坐起来,再数三十下,终于起身向大门走去。 

等到打开门时,已经忍不住勾起嘴角。

 

“自己进来就行了,给你钥匙了呀……”他边笑边打了个哈欠,从黑尾手里接过饭盒。

“烦死了,你是腿脚不便的老年人吗!”

“阿黑在的话就是。”

“……别废话赶紧吃。”黑尾用勺子塞把研磨理直气壮的声明堵了回去。看到研磨气鼓鼓的表情,黑尾忍不住戳了戳他的面颊。

 

研磨洗碗的时候,黑尾捞起他的掌机继续玩了下去。

……结果刚走出村子就扑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虽然被称作“游戏”,却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通关。

 

二周目的挑战,稍稍有了经验,但双手跟不上大脑的指令,还是被怪物揍得奄奄一息。

“快绕到怪的后面。”研磨的声音从耳畔飘过,黑尾手吓得一抖,屏幕上的猎人随即被野兽掀翻在地。血条归零,两只猫跑过来,拉着板车送他回营地。

 

“抱歉!”黑尾不由自主地说。

“别在意,只是游戏而已。”研磨凑到他身旁看了看屏幕,“武器耐久度已经很低了,先修理,别急着下去……诶……”

还是慢了一拍。

 

“好可惜。”第三次被扔上小板车,黑尾泄气地按住脑门,四仰八叉躺平在地,“又要从头开始了。”

研磨像猫一样趴在他肚子上,操纵小人避开怪物的撕咬,动作熟练而飒爽。“从头开始有什么不好,又不是人生。”他说。

“把同样的事情重复好几遍,很无聊啊。”光是想想就觉得困。

“但是……如果能够知道接下来必须采取怎样的行动,不觉得很安心吗?”

“我觉得不确定的未来也很有意思!”

“哦……”研磨认真想了想,“好像是的……”

“不是‘好像’是‘一定’啦!”

“是——阿黑说得对。”一边拖长音回答,一边操控摇杆,指挥猎人发出最后一击。

 

猎人挥舞太刀,比出胜利的手势。

经历了死亡和重生,终于完成了挑战。

 

3:

 

直到天色微熹,研磨才有了些许睡意。他知道混乱的作息有害健康,但惟有如此,才能把孤独归因于外物,而不是他自己。

窗外,风吹过茂密的行道树,雨落下来,把叶片编织成墨绿色的香气。窗帘轻轻摇曳着,一只湿漉漉的黑猫跳上了窗台。

 

研磨把猫抱进来,给它半包饼干,想了想又从冰箱里拿出盒装牛奶。虽然总被黑尾说有着猫的习性,但其实他对猫一无所知。

他试着擦干猫身上的雨水,但猫发出警惕的叫声,飞速蹿到角落。

啊……

研磨倍受打击,低落地想,这时候要是黑尾在就好了。

猫渐渐平静逐渐平静下来,开始围着食物打转。可惜他只对牛奶有兴趣,明明饼干也是牛奶味的。

 

今天,比以往更期待黑尾的到来。

研磨坐在屋外的阶梯上,掌机放在身旁,并没有打开。猫在屋里睡觉,他不敢去惊扰。

天色依旧是阴阴的,昼夜交接之时的雨,送来仲夏最为珍贵的清凉。

 

可是猫的耐心太容易耗尽。

 

牛奶只剩下半盒,饼干的包装纸也被咬得坑坑洼洼。虽然满心遗憾,至少能确认,这场短暂静默的相遇并不是他的幻觉。

 

“不知道今晚会不会再遇到它。”研磨不安地说,“阿黑想留下吗……”

黑尾愣了愣,看着别处说:“恐怕不行,明天开始要参加合宿。”

“没关系啦。那如果它来了,我就继续给他牛奶吧……”研磨也低下头。

 

黑尾现在是音驹高校排球队的成员。研磨本来并不热衷于排球,黑尾毕业后,他就以准备升学考试为由退出了国中的球队。之前他没有仔细考虑过一年的时间差会给两人带来怎样的距离,此时此刻,才稍微有了实感。

“只、只是在市内的学校,别紧张啊……?”这样说着的黑尾,自己反而先慌乱起来。

“不是紧张!只是希望阿黑看看,它好像之前你提到的那只……”

 

那只看不见的猫。

一个潜藏在黑暗里,依偎在你枕边的玩伴。

 

4:

 

饿死在家很麻烦,生病也很麻烦,商店有固定的打折时间,牛奶在室外放久了会变质——黑尾不在的时候,研磨的起居反而规律起来。

只是独自外出时,身旁空荡荡的,烈日下他无处藏身,便加倍感受到黑尾的重要。

 

大概是去年的时候,他获赠了一款AVG的试玩。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类型的,因为平时对人际交往很苦手,不想再用恋爱养成来难为自己了。

果然才打了两章他就皱起眉头,于是强行塞给了黑尾。没想到黑尾玩得很入迷,五章之后发现免费版看不到结局,还专程去买了完整版的UMD。

真是成功的营销。


“想谈恋爱就去找现实里的女生。”研磨非常不满地想要夺回掌机的使用权。

他预想黑尾会说“要是能轻易找到女朋友就不需要这种游戏了”,并且想好对应的回答是,“阿黑的话肯定很受欢迎。”

他抬起头,从黑尾手里接过掌机,却听到黑尾说:“但是我已经有研磨了啊。”

 

好感度100%。

……可以把机子砸了。

 

黑尾去参加合宿后,那之后黑猫仍旧没有现身,但放在门外的牛奶过夜后就会减少。纸盒边缘被咬得像三次函数,是猫曾到访的痕迹,也让研磨觉得安心。

 

最后一次见到猫,是在黑尾回来的前夜。

研磨抱着毯子躲在窗子后面,想要一窥它的踪迹。

 

那是个月色明朗的夜晚,万物被润泽的清辉笼罩,黑猫的皮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光亮。

仿佛是感受到了研磨的存在,它离开前,把牛奶盒子推到了窗台下。

而研磨尚不知晓他正在经历一场别离。他目送黑猫远去,不久之后,缩在窗边睡着了。

 

第二天傍晚,黑尾像往常一样出现在他面前,说是要在这里借住一晚,亲眼看一看那只猫。

“都是来历不明的猫,为什么这次你不害怕呢?”黑尾兴致勃勃地问。

 

之前的不是“来历不明”而是根本不存在吧!

研磨无力吐槽,但转念却又觉得黑尾说得其实没错。冒然闯入他生活的猫,无论来自人间还是其他的世界,最终都将离他而去。而他无从追回,无处寻找。只有在回忆里,假装他们都在身旁。

真正从未离开过的,大概也只有黑尾了。

 

信誓旦旦说要通宵的黑尾很早就睡着了。研磨想到他刚结束了训练,加上车马劳顿,便没有吵醒他。

他一个人守在黑暗里……但谁也没有来。

 

寂静里,黑尾的呼吸声萦绕在耳畔,均匀而有力。

 是他能感受到的,唯一的真实。 

 

次日清晨,牛奶依然是满满的。黑尾懊恼不已,表示今夜要重新挑战。

“阿黑还是回去好好睡吧……”研磨满脸嫌弃。

“可是很不甘心!”

“……你都两周没回家了。”研磨撵他走。

“看到之后就马上走。”

“可是,它不会来了哦。”

“啥……?“

“昨天我梦见它了。”

 黑猫出现在细雨连绵的梦境——一个像素的世界里。

猎人研磨撑着伞坐在家门前巨大的棕榈树下,太刀收起在腰间。而它慢吞吞地踱过来,蹲在研磨身旁。 他们不去远征,不去狩猎,只守望着无尽的雨。有种熟悉的感觉,但研磨迟迟未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描述。

直到他醒来后见到黑尾。

 

不,仔细观察就能发现,和安静的猫比起来,黑尾要更聒噪,也更鲜活。

但是,仍然觉得他们有什么地方十分相像……

 

“大概是因为阿黑来了,它才不肯出现的吧。“

“研磨好过分——!!”

“但是我说的是实……唔喂,阿黑好重……”

 

黑猫消失在雨幕深处,已经不会再回来了。

就连告别也只在梦中。

 

“……我说。”

“啊?”

“阿黑可不能一声不响地就消失了啊?”

“好。”

“那要喝牛奶吗……”

“拜托了。”

 



一直在你身旁。

 

 


 

end.

 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6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