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影日/Calling~あなたの呼ぶ声 永遠に響け~

*请注意下小标题,区分时间www

*我觉得是甜的?!有点长可以直接从中间开始看!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track 1

 

 重逢在人来人往的天桥上。

 

从超市出来,又扎进了凛冽的寒风里,日向恨不得用毛线把自己裹成球,自由地在街头滚动。双手各拎着两挂啤酒,说不上重,却把掌心勒得微微生疼。

还好学校离这里也不远……他趴在栏杆旁,眺望远处隐约可见的钟楼,把啤酒向上提了提,继续向前走去。

然后又立刻停下脚步回过头。

 

在不足一秒的时间里,捕捉到了擦肩而过的熟悉身影。没有看清面容,只是模糊的剪影,却感到心中有所触动。

 

“影山……?影山!!”声音没有通过大脑就从他口中冲了出来。

四周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聚焦在他身上,只有那个人不为所动,反而显出异常。

日向纠结地看了看手中的东西,最终还是拎着它们翻过栏杆,向影山追去。

 

逆行方向的人流更为密集,日向理所当然地引发了些许骚动。他艰难地穿过人群,试图在人群中辨别出180+厘米的背影。

身高的弱势又显现出来,日向怀着越来越绝望的心情挤到天桥尽头,但下行的自动扶梯上只有陌生人。

 

可恶!

高中毕业后,影山忽然消失,没有留下联系方式,社交网站上的个人主页也停止了更新。打不通他家里的电话,登门拜访,才知道他们是举家搬走了。

来时好像强台风,风力十三级连带大暴雨,所过之处受灾惨重。而离去时,却悄无声息。

未及送出的礼物仍留在家里,但三年来没有任何音讯,直到现在,此刻。

 

刹那之间。

 

回到学校后,不出所料遭到了抱怨。日向掀开易拉罐,把啤酒递到每个人手上,没有发动回击。死气沉沉,果然引来了议论。

“怎么了日向?”

“失恋。”

“哈~你什么时候有过女朋友?”

“高中时喜欢的人。”

“那不都是三年之前了嘛!”

“有什么问题……”

“三年!三年!你喜欢她多久了?”

“嘛硬要说的话是六年吧。”自己也觉得意外。

“别开玩笑了,你哪可能这么深情啦。”

 

……看着不像吗?日向挫败地摸了摸脸。

无论是三年还是三十年或者更久,不够,都不够。

 

从来都不够。

 

 

 

rewind 1

 

“你醒了啊,睡得还好吗。”日向睁开眼睛,还没调整好焦距,就听到头顶传来阴森森的声音。

“影山……”大事不妙的预感。

日向捶着酸胀的脖子,扶正了脑袋,才发现他刚才又靠在影山肩上睡着了。

上次这么做了之后,好像被影山揪了头发,而且扭打的动静太大,还把后排的西谷吵醒了。

“对不起!”连忙双手合十举过头顶求饶。

“算了。”影山扭头看向窗外。

……什么嘛!日向捂着头顶忿忿不平。真那么讨厌,直接推开不就好了。

 

他们跳下公交,向超市走去。

这次被派来跑腿的原因是,他们在走廊奔跑追赶,日向还差点儿撞到武田老师。

烈日当空,蝉鸣不已,仿佛也在诉说高温炙烤的痛苦。好在影山未能幸免于难,让日向多少找回了平衡。

 

穿行于货架之间,影山负责寻找清单上的商品,日向在后面像跟班似的推着购物车。

 

“影山……”

“干什么?”没好气的回答。

“你最近有点奇怪。”

“是吗。”

“是呀!最近你都不和我吵架了!”

“……你以为我们为什么在这里?”

“不,我是指……平时,只有我们的时候,比如现在。”

“你想被揍?”影山捋起袖子。 

 “不、不是喂!”接住迎面飞来的方便面,松了口气,“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?” 

“那是当然咯。你排球打得烂,脾气也臭,个子矮,吃得多……” 

“和你交流真是太累了……” 

“那还真是对不起。”说着又是一袋方便面,直接砸在头上。

 

完败。  

 

日向翔阳,高中二年生,这个夏天,他遭遇了说大不大,但如鲠在喉的危机人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rewind 2

 

被影山讨厌了。 

——不知从何时起,有了这样的感觉。 

 

他的……他们的二传手,在球场之外,拒绝和他接触。本来习以为常的同行回家或作业互抄也在不知不觉中停止了,推特上解除了关注,只在走廊照面时,不咸不淡地打个招呼。 

就凭日向的负数情商也能看出来,影山很努力地在假装冷漠,只是演技太差了点。他不明白,训练已经很辛苦了,为什么还要难为自己? 

 

“影山。” 

“嗯?” 

“给我托球。” 

“当然了。” 影山笑了笑。 

“训练结束后等我……” 

“拒绝。” 

“好歹等我说完——” 

可恶哇哇哇竟然直接就走了! 

 

“影……” 手举到半空就放了下来。 

最熟悉的音节,此时已无法辨别。

 

 

 

 

rewind 3

 

好在很快就迎来了新学期,IH结束后升入高三,不得不把学习作为重心。

不参加训练,也就没有理由再和影山见面。他们之间的距离将越来越远,直到被球网分割在场地两边。

日向决定趁机把想法告诉影山,结果最差也不过是彻底割断两人的联系,反正他已经被讨厌了。

 

周五的放学,他出现在影山所在的班级门口。

还想着得忍受众目睽睽,毕竟,凭影山的脸和现在的性格,按说人缘不是问题。没想到根本没有任何障碍,影山还是。

被同学讨厌之类的,已经是北川第一时期的黑历史吧?如果说“王者”之称来自颐气指示的态度,那么现在,亲手舍弃了桂冠,他只剩下“孤独”。

A.T.Field直径三公里。不止日向,整个世界都被阻挡在外。

 

“影山!”日向在门外招手。

“好难得有人找你——”前座的男生忍不住感慨。

“哼?”头也不抬地说,“不认识。”

“哈哈哈你在闹什么别扭,那家伙的样子可是超期待的!”

影山附和着笑起来,假装要打同学的脑袋,当然最后只是轻轻敲了敲,就互相道别。

和谁都很友好,和谁都不亲密。认识越久,越是疏远……那个躲在影子里的人,本身就是影子。

 

“什么事?”

“有些话……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在这里不行……能一起走吗?这次!就这次!”慌兮兮地补充着,假装在看墙上张贴的书法。

“那好吧。”影山拉上了教室的门。

 

“到底是什么……喂这里不是回家的路线吧!”

“因为,人们在河边才更容易说出真相。”夕阳下的流水,晚霞,与哀愁。

“什么鬼!”

“漫画里不都是那样……”太紧张不小心道出了事实。

“……果然是小学生。”

“算了吧你连怪物猎人也打不好有什么资格说我。”

“所以我是高中生啊!”

“什么笨蛋逻辑……啊不要抓头发要秃了要秃了!”
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
“嗯?”

刚刚闪回的熟悉气氛瞬间冻结,日向尴尬地扭过头。“嘛,到了到了。”他跑到 路边,俯身拨开茂盛的芦苇丛,招呼影山过来。”

 

不情不愿地走近,影山闻到苇荡深处传来水与草的香气。不知是从何而来的水源在这里汇聚,形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池塘。它小而精致,像庭院里的盆景。

 “怎么样!很厉害吧!”日向的眼睛亮得如同水面上碎金似的波光。

“哪里厉害了,又不是你挖的。””

“是我发现的呀!”

“比起那些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“是……喜欢你呐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仿佛有微风吹过,芦苇相互摩挲,发出絮絮低语。

 

“很奇怪吧哈哈哈以上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……”

“日向。”

“嗯?”很久没有从影山口里听到自己的名字,日向紧张地绷直双腿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没有没有,再见!”他立定左转,走了几步之后,加速跑了起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track 2

 

深夜,日向点开影山过去的推号,给他发了消息。

“影山,昨天在超市门口看到你了。”他哆嗦着敲击键盘,”来见个面。“因为网络不好,一不小心连发了两条。

历史记录里塞满了他过去的联络,影山的收件箱就像他的手帐,取个名字的话,”痴汉日记“。

 

大约半小时后,手机震动起来。日向以为是聚会上刚认识的同学打来的,就心不在焉地接起来,打着哈欠把手机举到耳边。

“你烦不烦?”电波那头之人的声音,从最初就带着愠怒,“这种事根本不会有结果,为什么还要坚持!”

惊天动地的冲击波贯穿大脑,从另一侧冲出来,还带着嗡嗡的回音。日向手一抖把手机摔在了地上,连忙哆哆嗦嗦地捡起来,说:“我初中打排球的时候不也是这样!”

 

所谓的理想,就是不能实现之事。比什么都远,比什么都近。

 

虽然从对方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激动得让他想下楼跑圈,但首先得让对方好好明白,许多年来,他所做的一切并不是轻飘飘的玩笑。

“可是那时你排球打得超烂!”

“但要是放弃的话,也就没有后来的机会了!”

“……烦死了随你怎么说。”

“影山,我啊……”吸气,放松,“我想见你。

“干嘛突然——”

“快点说到底行不行!”

“不行。”干脆利落,像没有过脑就做出了反应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什么为什么,我们已经三年没见面了吧。”

“对呀,所以才要见你。”

“那我问你,你想见的是三年前的我,还是现在的我?”

 

别、别在电话里突然提出这么哲学的问题好吗!

本想一口吃掉的果味软糖不小心滑进了气管,黏糊糊,滑溜溜。

要窒息了。

 

“这种事情,当然要等见过才知道啦。”

“那么拒绝。”

通话被切断了。

影山这个混蛋——

 

连忙回拨过去,却只有忙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track 4

 

铃声响起,宣告上午课程结束。日向站踮脚在楼大厅边缘的花坛上,努力提高自己的海拔。

雨突然下得很大,行人被迫放慢前进的速度,伞花在教学楼前次第盛开。

影山拐过楼梯转角,似乎仍是独自来往。有人从身后叫住他,对他说了些什么,影山就写了张便签递过去。

 

日向听不清,只能垫起脚张望。影山的脸上挂着妥帖的礼节性微笑,他又和那人聊了几句,笑容愈发自然。但再回过头时,那神情就消散了。

从无表情到微笑再回归淡定,自由切换,好像拨动开关那样简单。

等他也走进了雨里,日向才匆忙地跟了上去,挤到影山的伞下。

 

“你——”影山回过头,立刻把原定台词生生掐断在喉咙里,“日向……?你是日向?”

日向口不择言,不停咬着舌头:“是我呜哇是我!影山立刻就愣出我来了,好开心!”

“别说那么恶心的话啊呆子。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 

“来见你呀~”紧张之情沸腾化作兴奋,水蒸汽冒出来,头发根根倒竖,下一秒就要炸裂。

“拒绝。”影山一直望着别处,脸藏在伞下,在阴影里融化。

“是、是这样的!本来只想见三年前的影山,可是他已经进化了,只好勉为其难来看看。”

 

“我不想和小学生说话。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
“这个就……保密。”

如果说出是拜托前辈查了信号来源,大概就洗不掉stalker之名了。

影山毫不掩饰地咂嘴:“那既然看到了,就赶紧回去。”

“我没有伞。”

“烦死了,用我的。”

“啊不用了我先走一步!”

一头扎进愈发迷朦的雨幕里。身后听不到追赶的脚步,也没有挽留的呼唤,总觉得已经把他所知的狗血剧情都演了一遍,但距离苦尽甘来貌似还很远。

 

告诉你一个只有成年人才知道的秘密哦——

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,并不是努力就能成功的。

 

 

 

Track 5

 

“影山……”

“干嘛我在上课。”影山猫着腰从教室后面溜出来,刚刚没看清就接起了电话,现在非常后悔。可是要他一次就记住日向的号码,实在有点困难,干脆把联系人改成“打错的不要接”好了……

“要死了。”

“啊?”仔细听来对方的声音是很虚弱。

“死前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。”

“在说什么鬼话!脑子坏掉了吧!”忽然提高了音调,坐在门边的同学探出脑袋看了他一眼,他捂住手机,往柱子后面躲了躲,说:“真要死了也别打来,要是警察看了通话记录来找我,我会很困扰的。”

“那就请来救我。”

“我不想成为尸体发现人,不过姑且替你报警吧。”

“不行,我刚才还——”一阵悉悉簌簌的声响,忽然安静下来,变成了忙音。

 

撞到自己的人已经没影了,日向强打精神,追着翻滚掉落的电话向楼下跑去。凉风如针顺着呼吸扎进肺部,眼前恍然掠过闪烁的光斑。 

最后一级阶梯,他和手机同时停下。 

 触屏变得不听使唤,“通话结束”的计时画面自动跳了出来。刚才跑得太急,胸口的神经又开始疼痛。日向拉紧围巾,拾起手机向外走去。 

 

 

 

track 6

 

“噢噢噢噢影山你居然打电话来了,我——”

对面咔一下就挂断了。

日向呆滞地举着手机,数秒之后才理解了刚才发生的事。距离上次通话大概有三个小时,他刚把修好的手机取回来,躲在被炉里边喝热水边打颤。

正犹豫要不要回拨,铃声又响了起来。

“影山……?”虽然还是激动,但这次不敢乱喊了。

“……只是确认下你有没有死,既然还活着就先这吧。”

 

 

绝望时闪现的希望,比绝望本身更折磨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Fast Forward

 

其实那天淋雨后就感冒了,多喝水也没用,很快就开始发烧,拖拉着终于去了医院,才知道已经恶化成肺炎。

日向躺了半个月,等到终于痊愈时,忽然觉得豁然开朗。

醒来时出了满身的汗,身体变得轻松又畅快,冬日的暖阳穿过窗纱洒满房间,耀眼而温暖。过去的几天恍然如梦,在烧得神智不清时想起过去的点滴,就好像是临死前最后的回忆。

而在那之中,持续多年的情感一直未曾中断。他是个持之以恒的人,向来都是。

 

他给影山发了短信报告健康,并从他的生活里消失。而之后的也确实很顺利地切断了联系——再也没有不安的等待,只是翻电话簿时会因为看到影山的名字而陷入短暂地惆怅,不过很快也习惯了。 

直到毕业都没有见过影山,也就不再提起那个名字。而后待业和失业以及再就业,跌跌撞撞的人生,比初中打排球时付出了更多的艰辛,每天都在刷新对困难的认识,没有人来帮他,就这么摔倒又爬起,终于在东京稳定下来。 

仿佛至此,往事已沉入了时间的海洋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track 6

 

“影山~~” 

“影山!” 

“影、影山呜嗷不要抓头发!” 

…… 

 

全都化作了遥远的呼唤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track 7

 

离开商场时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风忽然变得很大,日向哆嗦着加快了脚步。穿过天桥就是车站,从这里出发到住处,还需要四十分钟。 下个月开始就涨工资了,等租房合同到期后,就找个离市区近点儿的房子。 

 等待的车久久不来,他冷得半死,绕着站牌跳来跳去,一不小心就撞到了刚刚下车的人。 

 “抱歉……诶!”他单腿独立,拨开乱糟糟的刘海,凑上前仔细看了看。 

 “干嘛啊你!”影山嫌恶地退开。 

 “影唔——”嘴巴被用力捂住,粗糙的毛线戳在脸上。影山皱起眉头:“公共场合别乱叫。” 

 

 有时觉得城市很大:漫无止境的通勤路,陌生的街区,垂直空间向无限高处拓展,谁也不记得谁。 

 

 但有时也觉得,出生是为了相遇,离别是为了重逢。

 

“好久不见了。” 他尴尬地搓手。 

“……要去哪里坐会儿吗?” 影山也不敢迎接他的目光。 

“好——啊不行!车来了。”日向匆匆跟上乘客的队列,从栏杆后面探出半个身子冲影山挥手,“我号码没变,要打来!” 

 

 

 

 

 

track 8

 

新年将至,日向约了影山一起回老家。他不久前才知道,影山家并没有搬得很远,如果当年稍微打听下,大概也可以找到。 

在公交站偶遇后,他果真接到了影山的来电,之后出去吃了饭,又吃了饭,吃了很多次饭。好像他们都变成了情商三百分的大人,竟然可以心平气和地回忆过去了。 

但是。 

“我觉得我还是……喜欢你。” 

列车恰好抵达了仙台站。 

 “我知道的。” 

 “不,我是说……现在也还喜欢啦。”日向用围巾捂住脸。 

 “是吗。” 

“干嘛啊你这家伙!” 

“我怎么了?” 

“你也喜欢一下我啊!” 

“这是随便说说就能做到的事情吗!” 影山用力扯住日向的围巾。 

“那就先试一下!”日向反抗的时候,存在感突然变得很强烈。 

“可是我怎么知道你喜欢的是以前的还是现在的我啊!” 

“所以说试一下就知道了!其实不管哪个都喜欢啦!喜欢!”大概区别只是,现在能毫不脸红把这些话都说出来,“只要是影山就喜欢!” 

 

“就算你这么说,我也——”

“要去河边吗!”终于把围巾整理好了。

“哈?”

“不是说过了,在河边更容易说出真心话嘛。”

“你多大了还相信漫画。”

“……明明影山也记得是‘漫画’。”

“可恶被你绕进去了而已。”

“好!那么出发!”

“……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rewind 4

 

其实一直不愿想起来,他们也有过争执。

大概是真的感到了厌烦,影山把日向结实地揍了一顿。虽然从教员室出来就互相道了歉,还被排球队员押送着吃了烤肉,肉是挺好吃,但那次之后日向丧气了好几天。

 

起因是影山问起日向最初注意到他的缘由,而日向没有回答“排球”,而是说,“因为影山看上去总是独自一人。”

“所以你觉得我很可怜?”影山反应剧烈。

“不是!”倒不如说,正因为如此,他才能独占影山大多数的业余时间。

但影山已拎起了他的领子,把他摁在墙上。“那还真是谢谢你啊。”他低下头,”能麻烦你以后不要喜欢我吗。“

“等明白过来就已经喜欢上了,有什么办法啊!”而且因为太蠢,自己也很迟才有意识。所谓大器晚成,就是做什么都比别人要慢上半拍。
 “和我没关系。”

但很多事情只能一个人做,有的路也只能一个人走。
“可是你从来都不说,我又怎么知道你的想法!再说,明明是你先变得奇怪的吧!为什么总是要避开?”
“因为你总是贴上来让人很烦啊!”
“……很烦吗?”
“烦!”


即使被叫做“王者”已经是陈年往事,但那些声音并没有远去。习惯了来自四面八方不怀好意的议论,难以言明的目光。无时无刻不萦绕在耳畔。

“对不起打扰你这么久。”

楼梯那边传来脚步声,日向用力推开影山的手,想要站起来。但肚子上狠狠挨了一记重拳,下手也是够狠。

又来了,声音和目光。
悉悉簌簌的,铺天盖地,把过往一股脑儿地都带来。
所以才想去到无人之境,即使孤独也要安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track 9

 

凭着记忆找到了那片芦苇,但池塘已经不在了。时间比他们想象的过得更快。

乌野高校的房舍被重新修整,第二体育馆也仅保留了原来的建筑。可是和队友们见面,却觉得大家并没有太多改变。

 

日向的新年愿望也很多年不曾创新,“加薪,搬家,以及让影山喜欢我。”

“……第三条劝你还是早点放弃。”

“还没到时机,你就做梦吧。”气势满满地握拳。

“那要到什么时候才合适……”到底谁在做梦喂!

“唔,七十岁怎么样?”

“这种事情别来征求我的意见!”

日向笑起来:“明天就要上班了,有空多联系!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,又不是要出国。明明都在东京随时能见面,倒是你别总是没电啊。”

“嗯!“把硬币投进赛前箱,再击一次掌。咣当一声,神明听到了你的愿望。

 

即使知道是回不去的路,也要努力前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track 10

 

大概是因为攒足了诚心,或是因为先前经历了太多苦难,新年伊始,日向的愿望就逐个实现了。

 

“影山!”

“还没到下班时间,不要对着电话吼啊笨蛋。”

“我搬家到市中心了。”

兴奋的语气丝毫未减,然后就被泼上一瓢冷水。

“哦。”

“你要不要也住过来?3DK哦3DK!”日向还是滔滔不绝,完全是有钱人炫富的语气。

“不要,太吵了。”

“那先来吃个饭吧。”

 

所以说还是好烦啊,日向那家伙。

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,影山还是笑了起来。窗上映出他的面容,眉毛也弯成了柔和的弧度,眼底带着暖意。

 

“只是吃饭的话可以。”他一本正经地回答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bonus track

 

到底该感谢谁呢?

是落入赛钱箱的100元,还是坚持到这一步的自己?

已经过去很多很多年了吧。

 

但,还是喜欢你啊。

 

 

 

end.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