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灰夜/ Ваше имя

1


初次见面时就遭遇了麻烦。


“我叫灰羽#&@*#%,请多指教。”

“……?”名字的部分,除了咕噜咕噜外,什么也没听出来。

“列——夫。”这次放慢了语速,但还是听不清。

夜久迟疑地挠了挠头发:“耶夫?”

“列夫啦,利——耶——夫,写成假名的话是这样。”灰羽说着拉起夜久的手,在对方掌心里描画起来。

他的手骨节分明,白皙的皮肤下,血管的脉络清晰可见。宽大的手掌和修长的手指,对于扣球和拦网也是非常有利的吧。

目光不自觉地被吸引过去,等灰羽写完了,才意识到什么也没看清。

“列——”他苦恼地撑住额头。

“没、没关系的!”反而是灰羽先窘迫起来,“无论前辈怎么喊,我都会答应!”


话是这么说,但夜久觉得此事关乎前辈的尊严,必须认真对待。他暗地里去了附近大学蹭俄语课,但大舌音的发音方法完全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,再三挣扎后只能选择放弃。

真麻烦,名字和本人都是。

——咕噜咕噜的“列夫”。


 


2


说到“列夫”,最先想到的是作家列夫托尔斯泰;说到托尔斯泰,最先想到的是他的大胡子。


那么,灰羽列夫+大胡子=?


夜久望着灰羽小时候的照片,忍不住扭过头大笑起来。

“……”灰羽手忙脚乱地把照片塞进相簿里,不满地抱怨,“连前辈也这样,太令人悲伤了!”

“但是,意外地合适啊。”忍不住开始脑补眼前的灰羽戴上假胡子的模样,“马上就是圣诞节了吧……”

“绝对!不要!”灰羽立刻看透了夜久的诡计。

“那很困扰呢。要是你平时能增加垫球的练习,或许可以考虑……”

“好!好!”灰羽扑过来抓住夜久的手,“前辈还有什么要求请尽管吩咐。”

“每天都要按时参加晨练。”夜久默默地把手抽出来,板着脸说。

“是!”

“不准装死偷懒。”

“是!”

除了排球方面的训练,似乎也没有其他要求,只希望小狮子的心智能早点成熟起来,成为队里的栋梁。

……但是,机会难得,不好好利用就太可惜了。

“唔……再给我一张照片?”

“是!……咦?”灰羽抬起头。

“……因为需要证据。”夜久看着别处,假装毫不在意。


但最终他还是没能拿走灰羽列夫挂着假胡子的照片,取而代之的是同时期的旅游纪念照。照片上,十岁的灰羽还没有显示出后来的身高优势,稀疏的银发挂在头顶,预示着未来秃顶的危机。


只有笑容是未曾改变的爽朗。

明明是冰雪的颜色,却有着向日葵的味道。


 


3


如果不是梦游,夜久记得,自己原先只是来辅导寒假作业的——但现在的气氛有点奇妙。

“这是什么……”望着玻璃瓶中的透明液体,夜久觉得头皮发麻。

“伏特加。”灰羽一本正经地说。

“可是我们都还没有到饮酒的年龄吧。”

“在俄罗斯……”

“闭嘴现在我们在日本!”


瓶中之酒,气味浓郁而香醇,换言之,烈度也很高。坊间流传的“俄罗斯人嗜酒如命”之类的传说果然是真的,那么“发酒疯时的疯狂举动”恐怕也非虚言。

知道灰羽接下来必然会采取软磨硬泡的策略,夜久当机立断地起身开溜。

“夜久前辈——”灰羽慌张地追上来,强硬地堵在门边。


和他名字的读音一样,灰羽列夫是一个相当麻烦的人。


“前辈还没有送我圣诞礼物。”他说着像小孩子似的,厚颜无耻地撅起嘴。

“可是说好的认真练习你也没有做到吧!再说已经是1月了……”

“俄罗斯的圣诞节是1月7日!”

“那么今天的辅导就请当作是礼物收下吧,不用谢。”夜久把包甩到肩上,蹲下身开始系鞋带,“现在我要回去了。”

“前辈不喜欢我吗?”灰羽也跟着坐在了地上。

即便如此,两人之间的身高差依然难以消弭,夜久气得牙痒,头也不抬地说:“不喜欢。”

“可是我很喜欢前辈。”

“……有你不喜欢的人吗?”夜久转动门把,一只脚跨出门槛。

“前辈和他们不一样!”灰羽一下子没能站起来,只好趴着把膝盖往前蹭了几下。

“所以呢?”

“请前辈也喜欢我吧!”他抬起头,试图用眼神发起进攻。


新年的寒风从门缝里飘了进来,冲散了室内微醺的暖气,但思绪还是像喝醉了般,缠绵着让理智失去立足之地。

“等你练好接球再说。”夜久说。

虽然很想直接拒绝,但看着灰羽的眼睛,他不敢那样无情。

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值得亲近,对于不听话的队员,他向来凶残又严厉,大概也只有灰羽能做到在虚心挨揍的同时坚决不改,再三,再三挑战他的脾气。


“我会努力的。”灰羽伸出拳头,轻轻抵在夜久胸口。

就像在那里刻上了誓言。


 


4


“好想念前辈啊。”

“现在是上课时间吧,不准玩手机。”

“但是好想念前辈!”几乎完全相同的第二条对话气泡出现在屏幕上。

夜久停下脚步,深深吸了口气。

总之已经习惯了,收到灰羽的消息时必须用这种方式转移注意力,以免再把手机愤怒地扔出去。

“先听课,放学后再联系你。”他熟练地打出敷衍性质的回复。


“前辈我们开发了新的战术能请你来指导吗。”

“不来。”

“那周末聚餐呢!”

“要打工。”

“夜久前辈ヽ(´o`!”

“干什么……”

“就是想喊你。”

“◡ ヽ(`Д´)ノ ┻━┻ ”

没想到毕业后还在为灰羽操心,那家伙就像壁虎的尾巴,怎么也甩不掉。

隔三差五就要进行这种无聊的消息往来,每次都要在心里把桌子掀翻一万遍,夜久不胜其烦,恨不得把line从手机里卸了。


“我已经在大学正门外了。”

手机响起时,夜久还以为灰羽已经忘了上午的发言,正沉浸在得救的喜悦里。他把屏幕上的字来回看了两遍,愤然按下呼叫键。

手机那头传来期待已久的欢呼声:“因为要考试所以训练暂停,我就过来了。”

“回去复习。”

“前辈好冷淡……”

“你是昨天刚认识我吗!”

“那我就在警卫室不走了哦?”

“请自便。”


这么说着,还是过去把人给拎到了图书馆。


“课本带了吗?”夜久板着脸问。

大概是被图书馆里安静的气氛所震慑,灰羽默不作声地掏出了英语笔记。

“……化学呢?”

这次灰羽至少翻腾了两分钟才把书找出来,果然内页没有半点使用痕迹,大概连课都没听。


“你到这里来。”夜久拍了拍身旁的空椅子,把课本拖到自己面前。

他的语气很温和,列夫露出看到怪兽的表情,迟疑地坐下来,小心地和夜久保持了半米的距离。


等补完缺漏的课程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夜久对灰羽的毕业出路感到深切的忧虑,但眼下灰羽本人还有其他问题需要烦恼。

“前辈……”他滴酒未沾就开始发疯,抱着站牌不肯离开。

“快去排队!”夜久娴熟地给了一脚。

“请问以后还能见到前辈吗……”

“怎么了突然?”

“因为前辈今天太善良了,有点不习惯……”

“想挨揍的话可以直说哦?”


灰羽松开站牌,向后退了几步。
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……其实,前辈果然是喜欢我的吧。”眼泪要流下来了,“虽然看起来很凶,但从来都不拒绝我的要求。”

“哪有……”连自己也未曾留意的举止被毫不留情地指了出来,夜久急着否认,却找不到措辞。

“还是说,夜久前辈无论对谁都是这样温柔呢?”

“怎么可能……好了说不过你总之赶紧回去吧。”


直到把灰羽押送上车,他们都没有说话。

“前辈Я……Я люблю тебя!”灰羽从车窗里探出头,不顾周围的目光声嘶力竭地大喊,“寒假合宿,请一定要来!”


熟悉的音节——夜久怔住了。

许多年过去,他还是无法正确地发出灰羽的名字,但他知道灰羽刚才说了什么。这个词,因为其特殊的性质,在俄语课上被不断重复着,甚至连他这个旁听生也在无意中记住了。翻译过来的话就是……


今晚的月色很美。


 


5


除此之外,还腆脸向老师请教了某个词的俄语拼法。

——Лев。


 


6


很长时间没有收到灰羽列夫的垃圾消息,夜久只好主动询问他的期末成绩。

“化学及格了!”十秒后就收到了震耳欲聋的语音,接着才是成绩单的照片。

夜久只回了个表情过去,以免泄露情绪。


一定是错觉吧,竟然感到了欣慰。


球场上也是。回音驹看集训时,注意到灰羽比以前更积极的动作和更冷静的判断。肩膀变得更加坚实和宽厚,就连身高也……


“夜久前辈!”扑了个空。

“先把汗擦了。”夜久把毛巾甩在灰羽脸上——可惜还是个笨蛋。


也带灰羽参观过大学里球队的训练,果然刚出现在体育馆门外就遭到了热烈的围观,身高优势无论在哪儿都格外显眼。

“这家伙啥也不会。”虽然这么说着,还是把人撵进场地里打了一局。

“我很厉害吧!”灰羽钻过记分牌,跳起来比了个扣球的动作。

“比去年是好了点……”

“那么夜久前辈现在能和我交往了吗。”灰羽走到他面前。

“……不行。”

“嗷,好难过……”他怪叫着捂住眼睛,“但是我会继续努力的!”


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,就不需要有人在身后催促了吧。

夜久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灰羽的头发,带着未尽的喜悦和怅惘。


7


在储藏室里找到了灰羽,躲在黑漆漆的房间深处。

夜久拉上移门,隔断了外面的喧嚣。

“不要擅自从聚会上消失啊你。”他在夜久身旁蹲下,“只是要扮演圣诞老人而已不至于这样吧。”

“呜呜呜前辈。”

“别过来鼻涕要黏在衣服上了——”

“我要走了。”

“……什么?”

“要回俄罗斯。”

“哈……”举着纸巾的手悬在半空。

“前辈,我说什么你都相信吗?”

“当然信……不对难道你在扯谎?”

“没有没有都是真的!喜欢前辈也是真的!”他手忙脚乱地打开手电筒,照亮了屋顶,“前辈你看,槲寄生。”


白色和红色果实,脏兮兮的塑料叶子,不知是何年留下的仿真装饰。

“是啊……”光线一晃,夜久没有看清,却并不否认。那样温柔的邀约,他本来就没打算拒绝。

灰羽捧起他的面颊,潮湿的眼泪全蹭在他脸上。指节硬邦邦的硌疼了下颔,夜久抓住那双瘦削的手,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了些。

胸口传来隐约的阵痛,仿佛陈年的种子即将破土而出。那是生的希望,也是离别的眼泪。


8


当天晚上的拍立得照片上,灰羽还是被迫戴上了白花花的长须,夜久的头顶则用荧光笔标注着Снегурочка(雪姑娘)的字样,附加一张蝴蝶结贴纸。

照片最初被夜久抢到手,等转交给灰羽时,已经装进了相框。

要到很久之后灰羽才会发现,相片背面多了一行歪歪扭扭的手写体小字:


Мои Лев。

“我的列夫。”

 


 


end.





说明

*感谢google在线翻译……((

俄语词的意思分别是:你的名字(标题);我爱你;列夫;雪姑娘(俄国圣诞老人的孙女);我的列夫。

*其实还有个梗可是俄语变格太麻烦了只能直接说明;w;本来想让列夫说“我爱您”的因为“您”这个字用在表白时有种诡异的萌感(那种敬爱的感觉?!orz……但是找了半天不知道“您”的四格怎么变化只好作罢……说起来俄语应该和德语差不多吧,平时说du的对象忽然说Sie其实表示疏远,但是反正列夫不会说俄语就按中文怎么爽怎么来了(等等

槲寄生、我爱你的日语表达之类的寻常梗便不多说了~


评论
热度 ( 4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