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黑研/ネコの失踪

*和>>>这篇<<<影日的童话梗设定相似,简单说来就是大家变成森林里的猫,可以在猫和人的形态里自由转换.依然是无逻辑的梦世界,因为拖太久感觉写得也orz。

*友情出演:日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love is a sacrifice.




*


黑夜降临了。




*

 

夏末的某个傍晚,两只猫并排坐在湖边。

“阿黑……”研磨望着水中摇曳的倒影,迟疑地问,“为什么想成为人类呢,现在不好吗?”

很久之前,就和魔女约定,只要在排球比赛中获胜,就让这群猫变成人类。所以每天都不能放松练习,但就像冬天太冷夏天太热,疲倦的时候,难免会感到厌倦。

黑尾露出殷切的表情,说:“现在也很好,但是……”

还记得生而为人的感觉吗?

徘徊在钢筋水泥交错而成的都市里,天空是高压电线分割而成色块。迷乱、热情和摇滚乐,开赛的哨声,得分、换人、暂停,观众席传来呐喊。

一个被高墙分隔,容易迷路的世界,和渺小的我。

而魔女就在命运的路口等待着,抬起头就能看到她,坐在信号灯上,指引着通往森林的路。

时间永远停留在“此刻”,永不结束的夏天,温暖的空气和甘甜的雨,直到过往被寻回,指针才能继续向前。


自愿来到这里的黑尾,是一个例外。他依然保留着零星记忆——更确切地说,只是某种模糊而又遥远的知觉,如同黄昏时分万物的剪影,若隐若现,给人以希望……和更多的绝望。


他比任何人都想掀开梦的面纱。


“阿黑,我们认识很久了吧?”研磨擦掉脸上的汗水,心不在焉地问。

“特别久。”

“难怪觉得阿黑很可靠。”

“啊哈哈是吗。”黑尾挠了挠后脑勺,“研磨讨厌排球吗?”

“说不上喜欢或讨厌,只不过……”


大概自始至终都没有真正热爱过这项运动,只是和大家在一起时,即使一言不发,也能感觉到快乐。

“我是为了阿黑才打排球的,如果我不在,阿黑会觉得困扰吧。”

黑尾吃惊地绷直了腰,“……有时候你真是率直得让人害羞。”

“那么,阿黑现在害羞了吗?”研磨凑上去,捧住黑尾的脸。掌机从他膝盖滑落,掉在鼠尾草的花丛里,惹来一群围观的蚂蚁。

“……本来倒没有,但你这么一来就,哈……”黑尾说不下去,只好慌慌张张地握住研磨的手。面颊发起烫来,从鼻尖蔓延到耳根。

研磨也感觉到了吧,原本空洞的眼睛,一下子睁大了。

那双眼睛有着琥珀的颜色,仿佛树的眼泪凝结在时间的叹息里,一直、一直静默地观察着风流动的痕迹。

也一点、一点地,接近着森林的秘密。




*

研磨失踪那天,一切都乱了套。 



到处都找不到他,黑尾只好求助于魔女。

魔女总在必要的时间出现在必要的地方,现在,她就裹着墨黑的斗篷,端坐在黑尾面前。

阳光从后放洒落,她的面容化作一片黑影。 


“你好啊,迷路的猫。” 她用花腔打了个招呼。

黑尾背过身,不愿正眼看她,“我才不是猫。”他闷闷地说。

“呼呼呼,看来已经意识到了呢,你。”魔女掩嘴微笑,“活在梦里的感觉如何?”

“快点让我们醒来吧!”

“啊拉别生气,我可是善良的魔女!再说,决定来到这里的,可是你自己吧?”

“但研磨不是。”

“就知道你误会了~听好,每个人的梦,都是自己的选择。而且,研磨君看起来似乎非常乐在其中哦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知道研磨的愿望。

变成人类,就意味着离开森林。但和那个世界相比,这里更温柔、更安全。

因为奔波太久,而情愿选择渺小的幸福,只要能避开未知的痛苦与磨难。

即使是假的。

——研磨为了他才打排球,这并不是温柔的谎话。

 

“到底是赢了好呢~还是输了好呢~♪”魔女哼起快乐的小调。

“告诉我他在哪里!”黑尾愤怒地打断。

 
魔女停止歌唱,睁开漆黑的眼睛。

“当然可以!”她的声音骤然变得森冷,“只要你能付出相应的代价。” 




*

午后,出走中的研磨穿过无数灌木和浆果的树丛,来到一片陌生的草地上。在那里,他遇到了日向翔阳。

隐藏在密林深处,一个孤独的守望者。与过去接触到的生物都不同,散发着强烈的存在感和生命力。

 

研磨略带局促地问:“你是人类吧?”

“是啊是啊,研磨好厉害,一下子就发现了!” 

“人类为什么会在森林里。”研磨将信将疑地打量着日向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日向苦恼地抱住头——他的情绪全写在脸上,“那你呢?你又是为什么来?” 

“迷路了。”说着,目光又回到了掌机的屏幕上。

“……”真的假的,从没见过发现自己迷路之后还如此淡定的生物。

“我送你出去吧。”好心的日向提议。

“不用了,会有人来找我的。”一边笃定地说着,一边又担心起来。这一次,黑尾也会像过去一样来找他吗?

“诶~~”日向瞪圆眼睛,“可是这里的路很难走哦。”

“没关系的,无论我在哪儿,他都能找到。”

“呜哇好羡慕,那个人很重视你呢!”

“重视……吗。”研磨不置可否,但日向注意到,他的嘴角微微扬起——这是他们相遇后,研磨第一次露出笑容。


相比之下,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,实在太寂寞了。以前从来没有客人,他不知道该如何招待研磨。猫也喜欢吃肉包子吗?

但研磨似乎并不烦恼,他坐在树荫下,眯眼看着太阳。


“你的朋友是什么样子的?”  日向紧张地问。

研磨从迷糊中惊醒过来,打了个哈欠才低声说:“很烦……但也很可靠。”


所以才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——

为了实现他变成人类的愿望,所以努力练习排球。

但又害怕外面的世界,所以从他身边临阵脱逃。


但无论逃到哪儿,结果也是不会改变的吧?如果这次失败了,那就继续下一次。

总有一天,会赢。


 然后,就是永远的离别了。 




*

 
咒语生效的瞬间,荆棘立刻收起了爪牙。

通往迷宫深处的道路出现在面前,黑尾一头扎进未知的阴影。他所经过的地方,开满了蔷薇。


Mission failed的字样出现在屏幕上,研磨揉了揉眼睛,才发现已经到了晚上。 

日向的小屋不见了,远处亮起忽隐忽现的灯光,他警觉地躬起身子,但立刻就判断出来,渐渐靠近的,是黑尾的脚步声。


“研磨!”黑尾一把将他揽进怀里,简直要把他的骨头压断。 

“唔,阿黑等一下……” 研磨拼了命才挣扎出来,抚平乱糟糟的头发。

“别擅自到处乱晃!”

“抱歉……不小心就迷路了。” 

“只是迷路吗……”黑尾不满地哼了一声。

“阿黑以为呢?”

“啊,那个,没什么,只是也太久了吧!哪有迷路一整天的。”他把研磨冰凉的手握在了掌心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撒了个谎。


“研磨。”黑尾正色道,“你讨厌排球吗?”

“嗯?没有,之前不是说过……”

“如果讨厌的话,就不要勉强自己。不参加比赛也没关系,想留在这里也没关系,我会陪你留下来的。”

“阿……黑?”研磨停下脚步。

黑尾迟疑了一下,满不在乎地说:“魔女的承诺,已经对我失效了。”


再也不能变成人类,这就是他需要支付的代价。




*


意识到的时候,已经太迟了。

其实早已搜集齐了全部的线索,但为了保护脆弱的自己,固执地把它们丢在一旁。

逃避,曾是他解决所有问题的唯一方法。


“阿黑是因为我才到森林里来的吧?”很久之前,研磨就认识到了这一点。

“真没办法,还是被发现啦……”黑尾故作轻松地笑起来,想要就这样搪塞过去。

“请回去那边的世界吧!”

“不行,离开森林就见不到研磨了。”

“那就先把我忘了,我怎样都没关系。”唯一需要的,是一成不变的平静。

“不可能的!”黑尾吸了一口气,“因为我喜欢研磨。”


“我也……”不知相隔多久,终于明白了该如何回应。

冰冷的月光下,研磨抬起头,迎上黑尾疑惑的目光。

已经太迟了。

当他终于鼓起勇气,决定用微不足道的壁垒去迎接未知的世界时,黑尾却先放弃了所有的机会。

他唯一的、最重要的朋友,也无法避免被他亲手推向黑暗。

正是因为害怕这样的遭遇,才决定过一个人的生活。


但在梦的世界,他或许还有最后一点希望。




*


获得奖杯的那个夜晚,所有的猫都聚集在一块儿,纪念他们在森林中的最后时光。

谁也没有注意到,黑尾和研磨提前离场了。

研磨参加了比赛——被找到后,他继续认真参训,即使在人多的场合,也不吝惜必要的发言。他安定而稳健,细心观察着周身的每一个细节。

他似乎并没有把黑尾的话当真。

而黑尾也不想再强调自身的处境,研磨在排球队里扮演着举重若轻的角色,即使自己已经失去了获胜的意义,但对其他队员而言,胜算依然越多越好。

虽然满怀遗憾,但如果研磨愿意从梦中苏醒,他一个人留下也无妨。


本来就是,用一个梦,来交换另一个梦。


“阿黑还记得吗,我之前说,是为了阿黑才打排球的。”

“……怎么了?”

研磨认真地点了点头:“我也记得,阿黑最大的愿望就是变成人类。”

“对,可是你……”黑尾紧张起来,上下打量着研磨的表情。


“所以,我们一起回到那个世界去吧。”

请原谅胆怯的我,一时的软弱。


远处,魔法烟花升腾到高空,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。

金色的光点像瀑布一般倾泻下来,在空中流淌成另一道银河。


“……阿黑你怎么了?不要哭……”研磨慌张地抹掉黑尾眼角的泪水。

黑尾生硬地扭过头,“对不起,又让你看到了难堪的样子。”

研磨皱着眉头提高音量,想要盖过烟花炸裂的声响。“没关系的!阿黑平时也很蠢!” 

“啊,简直更伤心了……”

呼吸萦绕在耳畔,比夏夜的风更暖。

不知该哭泣,还是微笑。




*


研磨出现在体育馆门口时,黑尾确实吃了一惊。倒是研磨自己,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,默不作声地跟在黑尾身后,登上了开往集训地的车。

之前很多天,黑尾都没有见到研磨,所有的信息都没有答复,找上门时,也没被邀请进入。研磨隔着门缝对他说,”我不想打排球了。“

黑尾迟疑了一下,却并没有觉得意外。毕竟研磨不喜欢排球队的气氛,这一点,他一开始就知道。

倒不如说多年来,研磨一直是在他强硬的要求下才坚持着这项运动。无论是小时候总是被排球砸脸,还是后来被三年级冷落,在排球之外,研磨显然付出了更多。

所以,对这一天的到来,他早有预料。

“哦……好的。”他退了一步,“那,回头见。”

“阿黑很生气吧。”

“没有没有!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房门被决然地关上。


……别道歉呀,并没有做错什么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道路,谁也不能干涉。尽管遗憾,也是没有办法的啊。


黑尾在门外坐了很久,千言万语,最终还是向沉默屈服。

而在另一侧,研磨也倚在门板上,抱膝而坐。他们都不知道对方就近在咫尺,当暮色降临,黑尾不得不离开时,研磨就着原来的姿势,在恍惚中睡着了。

就在那时,他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猫。




*


半夜里哆哆嗦嗦地醒来之后,唯一记得的,是和魔女的对话。

他要取回黑尾出售给魔女的东西,好让黑尾实现愿望。而魔女的台词一如既往——

“那么,你拿什么作为报酬呢?”


研磨咬住嘴唇,在哀愁织就的黑暗里,他低声道:“……我的自由。” 





fine.


评论
热度 ( 1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