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影日/音乐部PARO


很久之前就想看日向听音乐时的模样,没想到最终是在这种场合实现了愿望。

 

影山推开通往天台的门,阳光涌入的刹那,十二月的风也呼啸而来。眼前的光景令他有点恍然:日向坐在护栏边,单手支起下颚,目光低垂。阳光明媚,他周身却被阴影笼罩。

日向的注意力似乎完全被音乐吸引,没有注意到影山靠近。等影山抢过他的半边耳机时,他才急忙跳起来防卫。

“嗯?居然是钢琴……”影山捂着耳朵,假装听不到日向的抱怨,“《La mer》,你竟然也听这个。”

“因为是Gieseking的版本……”

“你还知道Gieseking?”

日向立刻嚷起来:“怎么,不可以吗?”

“安静。”影山在唇边比了个手势,闭上眼睛。

他们沉浸在流逝的旋律中,谁也没有说话,只有音符在耳畔此起彼伏,化作潮声。

 

一曲终了,播放器切换曲目的短暂空当,影山平静地问:“为什么不来参加练习。“

“……没有我也可以的吧。“

“当然不行。“

钢琴声又响了起来,这次是《亚麻色头发的少女》。比通常的演奏版本更稳健的音色,节奏不紧不慢,作为背景音乐,完全不适合当下谈话的内容。

“不行的是我。”日向扭过头。他很厌烦影山身上散发的威压感,但是,作为优秀的演奏者,有那样的自信也是理所当然的吧。

“如果你真的这样认为,那就由我来弥补你的不足。”影山按下暂停键。

“哈?”耳畔和脑海里,刹那之间的空白。

“我给你伴奏。”

“别开玩笑!”日向不满地喊出声。

他所知的影山,虽然被称作天才,但半年前还因为无视指挥而饱受指摘。

“什么嘛那种表情。”影山不满地撇嘴,从日向的包里取出谱本,翻到目录页,“随便哪首都可以,你闭着眼睛选。“

日向没有动。

“那我来决定吧。”影山站起来,没有忘记继续播放音乐。他把耳机塞回日向的耳朵,用力扯了扯对方的头发,“明天一定要来啊,阿呆。”


 

 

学校里没有专门的琴房,只有几间所谓的音乐教室摆放着钢琴。

设施无疑很旧了,这样那样的小毛病也不少。日向进来时,影山正艰难地用单手撑起琴盖,试图解决琴键不出声的问题。夕阳穿过斑驳的玻璃,在地上投下深深浅浅的光路。教室里宛然洋溢着静谧祥和的气氛,时间也因这冬日里的最后一抹暖意而放慢了步伐。

“好厉害啊影山……”第一次看见立式钢琴的内部构造,日向不由发出感慨。

——虽然是个很讨厌的家伙,但也不得不承认,影山总比他想象得要更厉害些,此刻认真的模样也显得格外专业。

“啰嗦,还不快点儿准备。”影山关上顶盖,抓起抹布扔到日向脸上。

时隔两周重回琴房,影山的态度依然非常恶劣。仿佛那天在屋顶上与他心平气和地聆听德彪西的,并答应屈尊为他伴奏的,并不是影山本人。

“决定曲目了吗?”日向拍掉脸上的灰。

“哦……”影山把谱子递过来,“其实我也不懂,就随便选了。”

莫扎特的《A大调小提琴协奏曲》。

“饶了我吧。”日向发出哀嚎。

“我已经给过你选择的机会了,再说,就第一乐章,也不是很难吧?”

“难!很难!所以说不管是谁伴奏我都不行的我还是……”

“嗯?”影山对日向的脑袋伸出手。日向连忙举起谱本盖住头顶,躲到钢琴后面。


不过八页的谱,却显得格外沉重。

“你先熟悉下旋律……三天够了吗?”

“……要五天。”

“太慢了!”

“那就四天。”

简直是时间与能力的战争。日向把谱架调整到合适的高度,揉了揉冰冷的手指,正准备热身,却发现影山的目光落在他身上。

“……干什么啊?“他心里毛骨悚然。

“你……“影山迟疑了一下,扭过头说,“果然很矮啊……”

 

所以,他在演奏时表现出的感染力,才更有震撼心灵的力量。蕴藏在不那么准确的音高之中,饱含深情的呐喊,并不是历经磨难后情感的升华,而是更原初、更纯粹的,蓬勃生长的力量。

他有天赋的眷顾,已是极大的幸运。也因此更为他遗憾:如果最初就能得到正确的指导,就不必经历迄今为止的曲折。

但那样的话,他们初次合奏时,日向就不会轻易被他的钢琴伴奏给带跑调了。

想到这里,影山不由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。



△ 

 

县大赛预选赛当日。


眼看准备室里的人越来越少,室温也逐渐下降。影山不由腹诽,抽签到最后一组,运气真是够差。

“日向,快过来试下176小节,还有两组就要上场了。”他很是烦躁。

没有回答。日向缩在厚重外套里,捂着肚子痛苦地摇了摇头:“刚刚去了厕所……”实在太紧张,差点儿就回不来了。

“所以呢?”

“等我把手捂热……”日向面色铁青。

把比赛安排在没有暖气的会场,太消耗意志力。

“……”影山吸了口气,说,“左手伸出来。”

“干什么……”日向往后躲了躲,打量着满脸黑线的影山。

“你不是觉得冷吗!”


声音在空荡荡的屋里回想,周围的目光立刻被吸引过来,为了避免进一步引起关注,日向只好迟疑地伸出手。


散发着微热的保温杯被塞在掌心,他握住了杯子,而影山握住了他的手。


强硬的、不容置疑的。

也是温暖的。


觉察到微妙的气氛,谁都不敢注视对方,但交错的双手之间,热意无疑传达到了。



 


 

end.

 

 

————

 暂时就这些,前情见上篇……这次的脑洞纯属娱乐玩票,爽过就跑wwww(不知为何刚才发布后没出现在首页上只好删了重来,非常对不起@落地成火 太太OTL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4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