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黑研/hide&seek



“那么,开始倒数了哦?一百,九十九,九十八……”

“阿、阿黑……等一等!”

 

 

研磨猛得睁开眼睛。

列车再次启动。车窗上挂满了水珠,模糊地倒映着他惺忪的睡眼。窗外,风景迅速地向后退去。车厢里充满了低落的气氛,连报站声也变得忧郁起来。

 

啊……还有一站。

研磨松了口气。

在移动中的交通工具上睡着,真不是好习惯。平时,他打游戏也好,看着窗外发呆也好,只要黑尾在,便不会错过目的地。

已经养成了坏习惯。

 

 

“九十七,九十六,九十五……。”

 

 

雨还在下。

大学时代的最后一个暑假,终于把蓄谋已久的消失计划付诸实践。为了烘托离别的气氛,特意选择在雨日启程,目的地是南方的海边。

下定决心的契机是不久前的聚会。

临近毕业,话题离不开恋爱和工作。研磨听到自己的名字,茫然放下手机,发现自己成了目光的焦点。

“……抱歉,什么?”

“果然又走神了,总之,研磨恋爱了吗?”

“唔。”他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,“已经……”

听到意外的答案,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惊呼,大概也夹杂着落败的悲鸣,但立刻被骚动掩没。

“什么时候!”

“……是青梅竹马。”研磨说着,忍不住抓住了椅子的边缘。

“哦——”又是一阵羡慕的叹息。

研磨想尽快退出话题,但还没开口告辞,就有人追问:“可是,一直和她交往,不觉得无聊吗?”

“……嗯?”

空气忽然一滞。

“什么嘛这种问题——”有人试图解围。

“没有。”研磨站起来,微笑着把椅子推到桌下,“完全没有。”

 

 

  “九十四、九十三……九十……”

 

 

在陌生的城市走下列车,喧嚣的电波在高温里灼烧。雨势已经减弱了,天边裂开一道狭长的缝隙,透出微弱的明光。

看到满街张贴的海报,研磨才发现,当晚将举行花火大会。难怪车厢格外拥挤,提行李的旅客也比往日更多。

乏力感袭上心头。

他还是不太适应单独前往人多的场合,此刻不免后悔选错了目的地。

若只是想改变无聊的生活,其实不必特意离开东京。东京那么大,即使处在同一坐标上的两人,也会因为复杂的地铁换乘线路而错过。但列车旅行更能带来某种微妙的仪式感,看着窗外稍纵即逝的树木和田野,仿佛体内也有什么东西正在离他而去。

 

 

“八十九、八十八……八十……”

 

 

下车第一件事,就是和黑尾取得联系。

光是下定单独外出的决心,就用尽了研磨全部的意志力。如果提前告知黑尾,只怕难以成行。

 

“旅游?是去哪儿?”

“鹿儿岛。”听到对方惊讶的语气,研磨干脆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起来。

“开玩笑的吧?!”

“不,晚上要看花火大会,明天就回来……会给你带土产的!”特意在“土产”两字上加重了语气。

“不是土产的问题——啊真是的,你不是自宅警备员吗?”

“现在正在外勤中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黑尾无力地投降,“那,注意安全。”

“嗯,之后再见。”

研磨捏紧手机。想到黑尾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,他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所以,从来都不无聊啊……

 

 

“七十九……七十二、七十一……”

 

 

虽然现在更黏人的是黑尾,但仔细回想起来,是研磨更先一步觉察到自己对黑尾的依赖。

——以致他曾想方设法要留在黑尾身边,或是……把黑尾留在他身边。

 

从相识开始,他就沉溺在黑尾的优待里。从最初的惶恐,逐渐甘之若饴。

“抱歉!说好了要和研磨一起回家,改天吧。”

远远听到黑尾拒绝了同学的邀请,就故意放慢脚步,等他跑来拉起自己的手。

感到掌心传来熟悉的温度,内心就会涌起极大的满足。黑尾哼起不成调的音乐,步履轻盈,没有丝毫厌倦。

被那轻而易举的、宛若幻觉的温情所惑,不顾一切地深陷其中。

要到数年之后他才能明白,那或许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病。而病得久了,就成为了自身的一部分,他的细胞、骨髓、血液,和生命。


黑尾病。

 

 

“六十九,六十八,六十七……六十一……”

 

 

根据海报上的指示来到花火大会的主会场附近,已经焦头烂额的研磨试图从网上找出最佳观赏地点,刚好黑尾又来了电话。他稍稍犹豫,还是按下了接听。

“我来找你了。”黑尾开门见山地说。

“嗯?”难道刚才说漏了嘴,“我可是在鹿儿岛。”

黑尾笑得很夸张:“就算是鹿儿岛也能找到啦!不如就当作捉迷藏吧……我来扮鬼,现在开始倒数,你可要藏好了。”

“阿黑等等等……唔……”

难得被黑尾单方面挂掉电话,研磨愣住了。但对方听起来信心十足,似乎是来真的。

距离开场还有四个小时,已经有不少人聚集过来。穿浴衣的女孩子三五成群,言谈间发出夸张的笑声。放在平日或许会觉得厌烦,此刻却也显得可爱起来。

夏天和烟火的组合,总能让人变得格外宽容。酷暑是催化剂,情热的水银在温度计里沸腾。

准备万端。那么,游戏开始了。

 

 

“六十,五十九……”

 

捉迷藏,正是研磨过去生活的写照——不断地走失,不断地被寻回。道路曲折迂回,是他成长的轨迹。

但是,无论他去了哪儿,黑尾总是能找到他。

 

上一次躲起来时,他们都还是初中生。

暑假里黑尾经常上门拜访,还无耻地推说是节约能源。

高温把一切都变得贫乏无趣,白天格外漫长,有人作伴当然是好的。他们时而一起打电动,时而各自玩掌机或发呆。

电饭锅里传来米饭即将煮熟的喷气声,黑尾并不知道那是专门为他准备的。食欲不振的盛夏,如果他不来,午餐肯定会被忽略。

饭后清洁的任务就交给了黑尾,研磨说要出门补充明天的食材。

“阿姨什么时候回来?”黑尾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研磨满不在乎地提起鞋跟,“你想吃什么?”

“秋刀鱼!”

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

 

“五十八,五十七……五十一……”

 

 

从洗碗地狱里解脱出来,大概是三十分钟之后的事情。研磨把上几天用过的餐具都扔在水槽里,显然是故意的。

“研磨——这些要收到哪儿?……研磨?”黑尾用湿漉漉的手背抹了把额头.

没人回答。

黑尾回到起居室,发现研磨的鞋子并不在玄关。

他还没回来。

 

大概又迷路了吧……只是迷路就好了。

只是迷路的话,多花点儿时间,总能找到的。

 

 

“五十,四十九,四十八……四十一……”

 

 

真正置身室外,才能感觉到夏日炎阳的灼热。

黑尾四处打听,满头冒汗,终于在超市附近的小巷里找到了研磨时,T恤的后背几乎已经湿透了。倒是研磨抱着隔热袋,坐在花坛上淡定地打游戏,看到黑尾来了,就小步跑上来拽住对方的手臂。

“诶!”黑尾下意识地把手缩回来,脸涨得通红。

“抱歉,因为想买秋刀鱼……”研磨好像会错了意。

“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在自家附近迷路吧……”黑尾加重了叹息,“早点儿打电话过来啊,多亏我机智。”

“手机落在家里了……”

他低下头,不敢让黑尾看见自己的眼睛。

 

他不能说出来,其实,他是故意的。

没有什么详细的计划,对他来说那太麻烦了。但也确实动了脑筋,好让黑尾成为唯一的变量。

并非一时兴起。从他觉察到自己离不开黑尾开始,怀着对未知与分离的恐惧,想知道——对于时刻被人群包围的黑尾而言,他到底具有怎样的意义。

 

 

“四十,三十九……三十二,三十一……”

 

 

离海越近,人就越多。研磨挤在人群里缓慢地向前移动,手机的电已经快耗尽了,他无聊地仰望天空,试图安抚疲惫的心情。

脖颈传来酸涩的同时,眼中的光景忽然一变。

不过眨眼间的事,原本灰青色的天空被染成了墨蓝。研磨吃惊地吸了一口气,但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注意到这细微的变化,他们沉浸在喜悦里,汗津津的脸上挂满笑容。放眼望去,茫茫人海,似乎只有他是孤身一人。

花火大会就像是一个约定。漂泊异乡的游子,自四面八方归来。久别重逢,在短暂的相聚里,攒上再次启程的勇气。

写满了满足和期待的神色,让人无法厌恶。研磨端详着无数陌生的容颜,不知不觉,也跟着期待起来。远处灯光熄灭的瞬间,他屏住了呼吸。

周围响起整齐的倒数声,研磨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切换到拍摄模式,把镜头对准天空。

 

“三十……二十二,二十一……”

 

“阿黑……?“电话来得并不凑巧。

“马上就要开始了。”黑尾的语气满是兴奋。

 

一声巨响,同时从海边和耳畔传来。

伴随着热烈而惊喜的欢呼声,头顶,闪耀的光芒像瀑布般流泻下来。没有星光的夜晚被盛大的烟火点亮,天空一定是大海的影子,倒映在水中的,就是海里的星星。


“我查过了,今天举办烟火大会的,只有一个地方。”名侦探黑尾自信满满地透露玄机,“好不容易才买到车票,再晚可就没了。”

“辛苦你了……”研磨举着手机,半晌才嗫嚅着出声。

黑尾就在他附近。尽管看不到彼此,但他们遥望着的,无疑是同样的烟花。

 

心脏伴随着火药炸裂的轰鸣而剧烈地跳动,连脚下的土地也跟着震颤。

“无论你躲到哪儿,我都能找到。”

那并不是儿时的戏言,而是一生的誓约。

 

研磨的目光随光束转向最高空,在弥漫的烟尘里,金色的星火彼此交织,勾画出绚烂圆满的线条。

而他的眼中,也落入了星光。

 

 

“十九,十八……十五,十四,十三,十二,十一……”

 

 

作为效率派,黑尾立刻发了张导航软件的截图过来,和研磨约定好之后会面的地点。

研磨把图存下来,可待他意识到时,手机已经彻底没电了。平日里他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误,甚至可以说,他时刻都在留意剩余电量。但烟花太美,也太短暂。每一个刹那都想按下快门,祈祷记忆永生。

 繁华落尽,又到了清醒之时。难得打乱日常生活的节奏,狂欢过后,困境卷土重来。


好不容易向行人借来电话,打给黑尾时,对方似乎早已料到了这种情况。

“你啊……”黑尾的声音哭笑不得,却并无责备,“在原地好好呆着,我尽快过来。”

电话的原主给研磨指路,说黑尾让他到对面的ATM机外面等。看来在黑尾眼里,比起直接向研磨询问地址,还不如和当地人交流来得更省心。

心里涌起一阵挫败感,却不得不承认,对方又做出了贤明的判断。

 

 

“十,九,八,七,六……”

 

 

东张西望,左顾右盼。想起十二三岁那年,在盛夏的烈日下,假装沉浸于游戏,却半信半疑地期待着黑尾的真心。

如果说那时还惴惴不安,现在却什么也不用担心,他所要做的只是等待。

气温逐渐下降,似乎又要下雨。阴云在看不见的地方密集,好让久别重逢之人藏起泪水。

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,研磨松了一口气。

从刚才开始,他的心跳一直很快。

黑尾从来不会让他失望。

“啊,被找到了……阿黑真厉害。”他站在黑暗深处,说出老套的台词,注视黑尾一步一步向他走来。

 

 

“五——”

 

 

“久等了。”黑尾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发颤。

他想笑,但某种激烈的情绪向他涌来。仿佛他置身于洪流中,千言万语,是耳畔激荡的轰鸣。从来都无人能说尽世上的情绪,也无人能看清自己的内心。所以,不需要声音,不需要声音。只要微笑。

 

他勾起嘴角,向研磨张开双臂。

 

 

“四——”

 

 

研磨向着黑尾小跑过去。他没有再说话,但黑尾切实地知道了答案。

那是温暖而坚定的……


一个拥抱。

 

 

“三。”


“二。”  


“一。”

 



“抓到你了,研磨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end



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48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