質実剛健

静待十月

© 質実剛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黑研/段子



孤爪研磨的坏习惯之一,睡过头,在他步入高中后忽然自行痊愈。


清晨敲开研磨家的大门,黑尾惊讶地看到 ,平时刚刚起床的家伙,此刻竟然已经整装待发——虽然眼神依然涣散。

还以为是因为高中第一次训练才特别准时,没想到后来研磨也几乎再未迟到。

碰头地点从研磨家改成了路口,虽然时常出现需要黑尾救场的紧急状况,但研磨总算是战胜了被窝兽。

只是,每次黑尾看到他——无论状态是静止还是移动,他总是拿着携带电话或掌机。


孤爪研磨的坏习惯之二,沉迷游戏,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。


就连在食堂排队时,他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。

“没必要连这么几分钟都不放过吧!”

研磨跟着队伍往前挪了半步,低着头说:“珍惜时间,那边还有人在看书……”

“人家好歹是在用功。”黑尾擦了擦冷汗。

——明明是偏差值不到60的高校,哪来的学霸。

“不是。”研磨肯定地说。

话音未落,那个学生果然放下书,同身旁的人聊了起来。


abandon。


黑尾瞠目结舌:“研磨还有预言能力吗!?”

到底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特技?

“别说得那么夸张……”

只不过是注意到,那个人虽然一直盯着书看,却始终没有翻页。之所以要装出背单词的模样,大概只是为了让自己产生没有虚度光阴的错觉。

“不愧是研磨呢。”黑尾的称赞发自真心。

视线完全没有离开手机,却把周围发生的事情都看在眼里,只有研磨才能做到吧。


场景切换到天台。


“下个月又有很多新游戏发售,看起来都挺有趣的。”研磨一边啃着面包,一边浏览网页资讯,“价格是……唔。”

午休已经过半,面包却还剩余许多。

“好穷……时间也不够……”他苦恼地仰起头,把手机放在脸上。

可在黑尾看来,这根本不算事儿:“既然来不及,就不能放弃几个吗?”

“不行。”

“为什么啦——”

“阿黑能放弃排球吗?”

“可以哟!”故意延长停顿,再恶作剧似的,飞快地吐出后半句,“只要研磨不打游戏。”

黑尾说着眯起眼睛,幸灾乐祸地注视着研磨,期待在对方脸上看到吃瘪的神情。

研磨咽下面包,平静地问:“那么,阿黑能放弃我吗?”


明知故问。

不是不做就活不下去的事情,打游戏如此,打排球如此,朋友——或其他类似的亲密关系,也是如此。

并非生存的必需品,只是打发时间的手段。也许在别人眼里显得中二又无聊,对于自己来说却是财宝。

所以,只有优先度的差别,无论哪个都不能放弃。


“说起来,P4G可以借给我了吧。”正面攻击失败,黑尾试图打入敌人内部。

敌人不太配合:“……还没打完。”

“诶,不是上个月就入手了吗?”

按照研磨以前的速度,两三周就足够了。

“嗯……”研磨不耐烦地扭过头,拉起黑尾的外套遮住脸,“反正就是还没打完。”


就这样被研磨糊弄过去了,但那之后黑尾注意到,日常生活中,多了许多可疑之处。

——准确地说,研磨似乎在为了某件事而焦虑。

比如外出吃饭之类,放在平时,如果同行者是黑尾,并且预计不占用太多时间,研磨就不会反对。毕竟,在餐厅打游戏和在家打游戏,并没有太明显的区别。对黑尾而言,与其说是约会,倒不如说是带了个人形自走的布丁挂件。

但这次他被同学推荐了隔壁市的餐厅,邀请研磨同行时,却被对方明确地拒绝了:“三年级不是要考试吗……“

“数学而已,很轻松啦!”说着捕捉到研磨怀疑的目光,黑尾连忙补充,“那边的苹果派可是超~有人气的!”


说不清是不是苹果派的诱惑,最后他们还是按计划吃到了招牌甜品,并打包了接下来三天的存粮。然而,回家路上,研磨意外地没有睡着。


“阿黑……怎么还没到家……”他揉着眼睛,把掌机举起又放下。

“之后是有啥安排吗?”

“不是什么特别的……但是……”欲言又止,干脆一头撞在黑尾肩上,鸵鸟似的把自己藏起来。

车厢里的灯光在眼前摇晃,黑尾摸了摸研磨的发根,对方像小动物一样缩起身子,之后便没了动静,温驯得不像是真正的研磨。

“果然还是有哪里不对。”黑尾喃喃自语。


结果……

万万没想到,某天因为家里缺少调味料,黑尾被差遣去超市救急,在回家路上,他看到了研磨……在练习托球。

脑海中雷鸣电闪,黑尾想当做没看见,拎着酱油瓶直接回家去,但走了几步之后他还是绕回来,向研磨打了个招呼。


注意到研磨额角的汗水,他不由屏住呼吸,欲言又止地问:“你是在……练习?”

理论上说,这个总是抱怨打排球太累的家伙,不应该躺在家里自娱自乐吗?

“你看错了。”四望没有可供隐匿之处,研磨只好举起排球遮住了脸。他特意选在黑尾家的晚饭时间进行练习,没想到还是被对方抓了个正着。

“只是打发时间……”

“哪里哪里!研磨能喜欢排球,我很开心啦!”黑尾举起酱油瓶狂喜乱舞。

“……才不是!阿黑好烦。”


担心被看到笨拙的自己,或是出于保持形象的考虑。又或者……仅仅是为了,让结果成为惊喜。

所以不动声色,把这一切当成秘密。话语里处处嫌着麻烦,实际上,却比任何人都在意。

在大多数人看来,研磨并不关心游戏之外的任何东西。只有他自己才理解,排球、游戏和黑尾,一直以来都在他的生活里占有同等的份量。既不想失去游戏的乐趣,也不能松懈排球练习,只叹时间太过短暂。

如果必须在其中作出选择,那么……偶尔少打游戏,也是可以的……

只是偶尔!


“阿黑在这里真的不要紧吗……”研磨指了指黑尾手里的瓶子。

“咦……嗷!”黑尾跳起来,边跑边喊,“我马上就回来,马上!待会见!”

“我不会等你的,再见。”研磨也礼貌地挥了挥手,等黑尾的身影消失后,就掏出手机,抱着膝盖原地坐了下来。


孤爪研磨的坏习惯之三,口是心非,多年来依然不偏不倚地遵守着原来的轨迹。

倒是黑尾铁朗唯一坚持至今的习性,也就是喜欢研磨这件事,已经在绝症的路上越走越远了……






~完~

评论 ( 8 )
热度 ( 73 )